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浓浓桂花香 4个月前 ( 05-28 ) 16

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境变得越来越平静的呢?去年吧?长大后的平静是由无数次心碎铺就而来的。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我的经历并不特别,正因为不特别我才觉得很多人都经历过。前年的时候因为一场演唱会而和一位好久不见的中学同学见面,聊着聊着聊到了彼此的职业,才知道我们从事着相同的工作,后来就开始吐苦水。 “果然每一行的苦只有在做那一行的人知道。”我这么说道。

每一次毕业,都是一次分道扬镳,你永远不知道谁会离开,大学毕业有可能是人生最后一次毕业,也会是最后的纯真。那时候才明白,工作上的苦,也变得很难倾诉,毕竟大家从事的职业不同。你有你的苦,别人有别人的苦,渐渐地不再频繁诉苦。生活的步调和圈子越来越不同,留下的人也越来越少,大人啊,或许就是在伤心的时候学会独自一人面对。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也不是只有我,做着自己并不太喜欢的工作,却也因为不确定,不知道该往哪走。面对压力,面对迷惘,尚未受过社会太多的洗礼,前一份工作的自己常常委屈。要看开,需要时间。要看开的事情有许多,例如总是无法做到自己喜欢的事,后来知道无法如愿是人之常情。你看周遭有很多人过得快乐,只是人们只在快乐的时候表达,或是只给外界看他它好的一面。

长大后,抱怨少了,接受的多了。

再后来,人生开始面对一些人的逝世。那时的我在情绪深渊里,想不开很多事情。去年年末的时候走了一位长辈,他曾经很风光,但因为自身家族的问题,走的时候身边一个家人都没有。帮他办理身后事的是身边的几个朋友。那一刻的我突然觉很凄凉很孤寂,也突然觉得人生没什么大不了。你看,人走的时候什么都带不走,一生再风光、再黯淡,最后的结局也是一样的。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有时候觉得,生死签是随机的。你永远不知道意外什么时候发生,所以我常常想,有什么想做的就尽量去做吧。四月的时候,认识的一位友人去世了,消息来得很突然。在我过往人生的认知中,还没到老去的生命要么是因为病痛,要么就是因为事故所以才提早退出名为人生的游戏。但他不是的,印象中的他和很多男生一样,开朗、搞笑、喜欢着某一样运动,这样的人一定很健康。可偏偏这样一个人突然离开了,不是因为病痛也不是因为重大的事故。

原来离别可以来得那么突然。以前身边的人常跟我说,要快乐才可以健康。后来知道一切都是随机的。快乐的人、开朗的人最后失去了剩下的年华,他还那么年轻。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突然很多很多解不开的心事和烦恼都被推得很远很远,因为来不及我去慢慢解答,没那么多空余的时间让你消化,就逼着你要看开。

原来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大人的平静,原来不是我小时候想的那样,原来在平静之前,大人需要心碎那么多次,要舍弃很多很多的东西。大人要懂得寂寥,要懂得看淡,还要经历很多很多的事,才换来一个“大人”的称号。 .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比起很多人,这些经历真的不算什么。所以常常对身边的人什么都不说,不透露,问起也说没事。不过这个想法是曾经让我陷入深渊的其中一个原因。认为“自己比较没那么痛苦”的想法并不能作为外界的话语。还好吧,自己是个会写日记的人,是个善于以字书写的人,才有那么一个破洞可以让自己说说话。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好讨厌啊,这个世界加以“矫情”这个字眼给像我这样的人,仿佛某些天性比较劣质一样。

想起抑郁而死的韩国男歌手钟铉说的,人的痛苦不要比较。比较这个字眼是有参考值的,这个标尺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在别人身上,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对自己来说比较痛苦或没那么痛苦。所以也希望自己以后不要用“你比很多人好很多了。”的话语疏导自己。

人生不是一个求解的过程,而是一个逐渐释怀的过程

写字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有时候会让我痛苦,有时候又会写着写着让我找到释怀的方向,像是在解答一条长问答一样,貌似也挺好的。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