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美文:五月的一场透雨

浓浓桂花香 5个月前 ( 06-06 ) 33

作者:柳叶儿

聆听美文:五月的一场透雨

劳动节的最后一个休息日,下午时分,雨滴滴答答地落下。晚饭后给父亲拾掇完毕,服伺他睡好。楼外,路灯已经亮起,雨似乎大了,本想隔着窗子看一会雨,又觉得不过瘾,就披了衣,拿了伞,顺手抱了我偏爱的那盆墨兰,轻手轻脚地出门。

聆听美文:五月的一场透雨

楼门前,雨水竟如小溪一般积聚,快速而又急切地向楼中间的排水口奔流,一股清凉潮湿的空气早已沁入了心肺。雨滴很大、很急、又很有力度,砸过来,撞到脸颊、脖子里沁凉沁凉的,打起伞,雨滴敲在伞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声音洪亮而又欢快。闭上眼睛,檐下听雨,听到的是淙淙的溪流声,非常喧嚣。

兰,本是深谷里饱经风雨的,温室里的兰不知这自然的恩泽,对它是不是一种考验,选好一块稍微背风的楼台处,放置好,我走进雨中。

聆听美文:五月的一场透雨

从春节到五一,小城几乎没有落雪、落雨,天空蓝蓝的,非常晴好,但总让人感觉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多年来,大年初一的早上都会有一场大雪,清明时节也会有一场沾衣欲湿的杏花雨。所谓“瑞雪兆丰年”,“春雨贵如油”。内心里一直在默默地等待,而这一场雨,它来了,它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透雨,它注定会美美地圆了小城人这一期念的。

天已黑透,横斜交织的雨丝打破了路灯给草木镀上的轮廓,天地树浑然一体。滴滴点点滴滴的雨连成线,远远近近远远,如古老的琴,弹奏起细细密密的节奏,急促之中又有一种按耐不住的欢悦与惬意。草木最大程度地舒展开枝条,迎接千万个雨滴,并摇曳、舞动出最畅快的肆意。落吧落吧,一片叶子唱着,千万片叶子唱着,落吧落吧,我也欢畅起来,一旋骨柄,晶莹的雨珠向四方喷溅,伞缘便旋成一圈飞檐,落吧落吧,我跟着叶子一同唱了起来。再细细嗅嗅,清清爽爽清清,胸臆舒润沁甜。

聆听美文:五月的一场透雨

雨中,慢慢地走,樟子松、云杉、刺柏针叶上挂满了晶莹的小水珠,在路灯下泛着亮晶晶的光,那是挂满电珠的圣诞树不能比的;雨中,慢慢地走,被雨水冲刷浇灌的老亭子,仿佛重生,顶和柱子透出异常新鲜艳丽的红;雨中,慢慢地走,路面上的流水已经迈不过去,提了裤脚,像是趟过一条又一条的小溪流,真是过瘾又欢欣。

雨中,穿着校服晚自习回来的两个女孩,共同顶着一件牛仔衣,互相挽着,将书包护在怀里,谈笑着班事;雨中,几辆外卖小哥的电动车急速地闪出,又急速地消失;雨中,加班归来的师傅,带了满头、满脸、满身的水珠,目不斜视,急速地奔向家门。雨中,这自然的恩惠,润泽了我们的家园,辛劳的小城人,美丽了我们的家园,两者诠释着最深厚的祥和。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三月到五月,迎春、连翘、杏、桃、梅、梨、苹果、海棠、丁香都以最艳丽的方式在小城的春天里告白,将这一季的念想藏在枝头和小小的果实里,争相开放又次第零落,五彩的花朵欢悦了一城人的目光。小区里现在正在绽放的还有芍药和蔷薇,我突然就想起了少游的《春日》。走近它们,感受到的是草木生命向上生长的张力,风雨声很大,饱含雨滴缀满枝头明黄的蔷薇和红粉的芍药,虽然枝条垂得更低,但依然努力地向外伸展,地上并没有落花,只有少许的花瓣,低下头,轻嗅花香,它们的香气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

聆听美文:五月的一场透雨

五月的这一场透雨,希望它落得更长久一些。虽然,外卖小哥回到家中,一定没有姜和红糖,一杯烫水,一碗烫饭要好好地驱寒;上夜班的师傅,家人会叮嘱他披了雨衣,在雨中慢行,避开低洼蓄水的地方;上学的孩子听着雨声还在努力地学习。但雨停后“土松腴,草苏发,叶含碧,虫抖擞,鸟啭韵,山峦娇娆”,对于干燥的北方,春雨贵如油的北方,我想,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渴望的吧。

五月的这一场透雨过后,槐树细碎的叶子开始长大,白嘟嘟的串串槐花会香溢满城,几个公园湖边片片的芍药、玫瑰会更加明丽地绽放。当最晚的春花全部盛开又凋零被绿叶覆盖,经过太长时间冬春寒冷的纠缠,小城将彻底走进蓬勃葳蕤而又温暖的夏季。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