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浓浓桂花香 6个月前 ( 06-15 ) 229


天地无终极,人命若朝露。——曹植

人生若朝露,天地邈悠悠。——阮籍

诗言志,很多诗人喜欢以诗抒发“羡宇宙之无穷,哀吾生之须臾”的情感,如“老去光阴速可惊。鬓华虽改心无改,试把金觥,旧曲重听,犹似当年醉里声。”,“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等。而有一首慨叹光阴的诗,千百年来至今无人超越,那就是唐朝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张若虚,扬州人,唐中宗神龙年间与贺知章等以吴越文士扬名京都。 以《春江花月夜》知名,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为“吴中四士”。 他的诗仅存二首,收录于《全唐诗》中,其中《春江花月夜》是一篇脍炙人口的名作。它沿用陈隋乐府旧题,抒写真挚动人的离情别绪及富有哲理意味的人生感慨,语言清新优美,韵律宛转悠扬,洗去了宫体诗的浓脂艳粉,给人以澄澈空明、清丽自然的感觉,被誉为“孤篇盖全唐”。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春江花月夜》全诗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这首诗被闻一多先生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宫体诗的自赎》)的《春江花月夜》,一千多年来使无数读者为之倾倒。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此诗沿用陈隋乐府旧题,运用富有生活气息的清丽之笔,以月为主体,以江为场景,描绘了一幅幽美邈远、惝恍迷离的春江月夜图,抒写了游子思妇真挚动人的离情别绪以及富有哲理意味的人生感慨,表现了一种迥绝的宇宙意识,创造了一个深沉、寥廓、宁静的境界。全诗共三十六句,每四句一换韵,通篇融诗情、画意、哲理为一体,意境空明,想象奇特,语言自然隽永,韵律宛转悠扬,洗净了六朝宫体的浓脂腻粉,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读者在诗篇中看到江与月这两个主题中的主题被反复拓展,不断深化。春江、江流、江天、江畔、江水、江潭、江树这纷繁的形与景,和着明月、孤月、江月、初月、落月、月楼、月华、月明复杂的光与色,并通过与春、夜、花、人的巧妙结合,构成了一幅色美情浓斑斓迷离的春江夜月图。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诗人没有局限于一轮江月,而是把一种复杂的人类情感贯穿始终。无论是初月的明媚、高月的皎洁还是斜月与落月的迷离缠绵,抑或楼头月的徘徊、镜中月的清影、帘内月的倾注、砧上月的流照,无一不打上情感的烙印。把一轮明月写到如此清雅且夺人心魄的地步,就不仅仅是传世之作、而应该是旷世之作了。自《诗经》至张若虚,其间一千几百年,没人把一轮江月写得如此凄美多情。在诗歌的表现形式上,南朝民歌和齐梁声律学,经过多年的酝酿发展,到了张若虚手里,恍如金丹炼成突现奇光,语言声律与形式技巧以及描篇布局,被那样的完美地糅合在一起。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在诗歌发展还找不到前进方向的唐前期,《春江花月夜》本身就如同光耀千古的一轮高天朗月,照亮了盛唐的路,催生了诗国的灿烂。而张若虚之后,又是一千多年过去了,仍然无人能把一夕江月渲染得这般淋漓尽致,历尽沧桑变幻,诗篇不朽而江月依旧。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最喜欢这四句,哀而不伤,仿佛有某种魔力,摄人心魄,引人无限遐思,最终归于宁静,置身诗中,在诗人的春江花月夜下遨游,穿越时空,穿越生死,穿越轮回!

一首月夜诗,孤篇盖全唐,千百年来倾倒无数读者,至今无人超越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