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梦如青莲,心若菩提,在流年里等待花开

浓浓桂花香 4个月前 ( 08-07 ) 42

南朝的《西洲曲》中写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莲若为女子,定然是一身素衣如简,有着清雅的容颜,玲珑的心事,曼妙的情怀。

她在晨晓里看白云出岫,在午后稀疏的光影里煮茶,在黄昏醉人的晚霞里等爱人归来,在夜晚清凉的月色里拈花。

梦如青莲,心若菩提,在流年里等待花开

夏日的城,草木葱茏,它是佛前的青莲,带着明心见性的禅意;又是人间的清水芙蓉,带着天然去雕饰的纤尘不染。

一帘陌上烟雨里,几茎荷花,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微风拂过,清雅的芬芳,洁净而飘逸。

无论光阴游走得多缓慢,又或是走得多快,唯有那池莲花,始终闲庭信步般开放着,婷婷袅袅,不经意间,便开遍了盛夏时光。

捻一指芬芳,剪一帘绿意,写一笺诗行,念四时节韵,岁月清音。

梦如青莲,心若菩提,在流年里等待花开

莲,开在夏日的一池碧水之上,开在一幅幅搁置泛黄的宣纸上,开在佛前的忘忧河里。既看过人世悲欢,沧海桑田,又带着佛的澄澈明净。

莲,带着经年的心事,在潋滟的波光里,拨去天光云影,做着无尽的冥想。

微风轻抚,荷盘上的清露,在茎的摇曳里变幻着形状态,阳光倾泄在露珠上,逶迤地流淌。

雪小禅说:“你心里要有一朵莲花。微微一笑,转而嫣然。那朵莲花,要经了风雨,要经了伤害。 然后,依然傲然。然后,依然带着跋扈的清凉。 或者说,带着那种低调却从容的温暖,和出了淤泥依然不染的素贞。 ”

梦如青莲,心若菩提,在流年里等待花开

心有莲花开,处处皆自在。碧波绿水间,有回风淡淡地流转。一池莲开,是岁月里寂静的清欢,是红尘陌上的时光清浅。

三生石上种因果,一花一叶总关禅。

禅,不是独守清寂,素衣简食;不是远离尘烟,晨钟暮鼓;更不是故作姿态,虚无缥缈。

它是在午后的阳光里,煮一壶闲茶;它是在似水流年里,淘尽悲欢;是流经日月,仍然优雅从容。

日子清简如水,那年的莲瓣,落于流水之中,不知去往何处的人家,老了苍苔,湿了青石台阶。

梦如青莲,心若菩提,在流年里等待花开

佛说:一切法,皆为佛法;一切心,皆为禅心。用般若的眼看婆娑的世界,每一粒微尘都有定力,每一株草木皆为良药,每一寸土地都绽放莲花。

我们不求年华不改,不求花香满衣,只愿时光简净美好,平淡素简。

仓央嘉措:“我是佛前的一朵莲花,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误。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我不是普度众生的佛,我来寻我今生的情,与她谈一场风花雪月的爱。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是少年人,我有佛心也有凡心。向佛祖求参悟不了的惑,与有情人做快乐尽兴的事, 不枉一场人生。”

荣枯有序,纵使时光老去,残荷听雨,枯茎里蕴含着繁华落尽的落寞,却又在瑟瑟秋风里昂着傲骨,诗意写秋。

梦如青莲,心若菩提,在流年里等待花开

年华易逝,流年就这样老去,看过姹紫嫣红,草长莺飞;见过竹露清音,莲荷生尘;看过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又见白雪红梅,枝影横斜。

多少清冷的场景一一落幕,多少温暖的片段一一陨落,莲,也枯萎在时光深处。

云水无涯,浮世清欢,今生,这世界,你开过,我来过;来世,莲花台上,佛前的香雾里,你仍然是那如梦的青莲。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