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聊斋故事:僧人与蜈蚣精

浓浓桂花香 4个月前 ( 08-14 ) 79

青州有个叫孙远的孤儿,心地善良,父母早逝,常年住在山下的茅屋里,守着几亩父母留下来的薄地,过着贫困的日子,经常受人欺负和轻视。有一次,他的瓜地里来了几个无赖,不仅吃了瓜,还糟蹋了不少甜瓜,孙远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种的甜瓜被他们糟蹋,很是心疼,遂斗胆和他们理论。

聊斋故事:僧人与蜈蚣精

可是,身材瘦弱的他,却被他们几个暴打的奄奄一息,扔下他扬长而去。伤痕累累的他,被一个化缘的老僧人搭救,那老僧人口里念着阿弥陀佛,把他背到山上破旧不堪的庙里,好生照料。

寺庙破旧不堪,里面一个香客都没有,但庙里几个让人敬畏的神像却很是干净。

几天后,孙远才能下地活动,目睹那老僧人细心如尘的照顾自己,从小到大,头一次有人对自己这么好,心里很是感激他。

看到这个破庙已经没有香客,只有这个年老昏花,步履蹒跚的老僧人在此,想着自己的父母早逝,从小受尽欺辱,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不如也出家做个僧人吧!

想到此,便扑通跪下,恳求那老僧人为他剃度出家。

那老僧目睹他一副诚恳坚决的样子,叹口气道:“你还年轻,经历的事情还是少,虽然是受了些委屈和无奈,但人间不仅有苦难,也有温暖!因此,再过几年,如果你要是还想出家,我再为你剃度出家!”

孙远听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此后,便在庙里住下来,和老僧人相依为命。

老僧人在庙后开垦了荒地,种了些大豆、花生等等农作物,长势不错,两个人除了念经,就是种地,日子过得很是清静,惬意,这里没有欺辱和轻视,对于这样的日子,孙远很是知足。

可是过了几年后,老僧人忽然无疾而终,弥留之际,他喘息急促告诉他,这山上有个蜈蚣精,已经修炼了几百年了,道行很高,雷劫都躲过去了,这几年,她变幻成美貌女子迷惑男子,有几个男子已经丧命她的魔爪之下,你定要小心啊!”说罢,咽气了。

孙远哭的昏天昏地的,心里很是失落!把老僧人葬在离此不远的山坡上。

此后,又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寺庙生活。每天除了念经,种地,偶尔还下山去集市买些生活用品。

有一天,他去不远处的小溪挑水,忽然看到一条青蛇和一个蜈蚣搏斗在一起,几个回合后,那个青蛇明显占了上风,很快就咬住蜈蚣的头,那蜈蚣疼痛难忍的苦苦挣扎着,命将不保。

孙远忙至前,口里念着阿弥陀佛,用一根棍子轻轻打在那青蛇身上,那青蛇受惊爬走,蜈蚣忙也慌慌爬走了。

孙远松口气,为自己又救了个生灵而很是欣慰。不远处,一棵树后,一个女子偷偷望着,少顷,消失了。

几年后,孙远已是弱冠之年,仍是独自一人生活。

有一天,他正在庙后地里劳作,忽的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忙遁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树下,一个年轻女子正在掩面而泣,看样子很是伤心。

孙远目睹,忙至前道:“请问姑娘来自何方?为何在此伤心哭泣?是有什么难处吗!”

那女子听罢,停住哭声,抬起头,孙远目睹惊愕住,女子长的花容月貌,真的很是美丽。

看她一眼,孙远便犹如女子般脸色绯红,心里暗暗道,罪过!罪过!我乃是个出家弟子!怎能有如此这般的想法!忙低下头。

那女子见了,黯然神伤道:“我是附近富户人家的女儿,名依巧,因母亲离世,我的后娘总是虐待我,还要把我嫁给一个富有的残疾人为妻,我不从,便打骂我,我只好无奈逃出来,却是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如今不知道去往哪里?才无奈哭泣,打扰到您了!”说罢,又嘤嘤嘤哭起来。

孙远听罢,觉得她的身世很是可怜,同命相怜,不由得眼睛湿润了,便想收留她。

可想想自己也算是个半个出家人,怎能轻易收留女子在寺庙里,可又想着,自己如果不收留她,她一个瘦弱的女子在这个深山老林里怎么办!

便缓缓抬起头,咳嗽一声道:“姑娘的身世让人同情!如果你不嫌弃,先暂时住在这寺庙里吧!”

那依巧听罢,立刻破涕为笑,高兴的向他道谢。孙远便带她回到寺庙里,为她做了一些素食吃,又打扫出一间屋子让她休息。

自己却是在寺庙外搭窝棚,晚上要住在窝棚里。那依巧偷偷出来,笑吟吟看着。

此后,依巧住下来,面对那些让人敬畏的神像也不害怕,每天晚上辛勤的织布,让孙远拿到集市去卖,换些银两,买些生活用品。

白天站在地边,看孙远在地里劳作,每当看到孙远汗流浃背,便会体贴的拿出帕子为孙远擦汗,而孙远每次都是脸红脖子粗的低下头,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避开她。依巧看着他的样子,就会忍不住大笑起来。

几天后,孙远正在地里干活,忽然听到依巧招呼他,他出去一看,依巧面前竟有个老妪,穿戴华丽。

她笑吟吟看着孙远,不停的点着头,对孙远说道:“我是依巧的奶妈!因她母亲早逝,我甚是疼爱她,只是她的后娘总是虐待她!我虽心疼她,却是无力帮她!如今她已到了出嫁的年纪,而公子也是一表人才!且心地善良,老身做主,想让依巧嫁给你,你可中意!”

孙远听罢大惊,忙急急道:“弟子常年住在这庙里,也算是半个出家人了!怎能违规成家!”

那老妪目睹他实诚的样子,越发喜欢,小声对依巧道:“妹妹果然没有看错人!真的是个憨厚老实,可以托付的人!姐姐也放心了!”

说罢,又对孙远说道:“你只是被老僧人收留,住在寺庙里,并没有出家!快快和依巧拜堂成亲吧!”

说罢,用手一挥,忽然在寺庙对面山坡出现一个豪华的房子,携带两人至里面拜堂成亲,那老妪忽然消失。

聊斋故事:僧人与蜈蚣精

孙远犹如梦中般,看着美貌如花的依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娶了个这么美貌的妻子!

此后,夫妻恩爱,夫唱妇随,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一天,孙远又至集市卖布,身边走过一个道士,他忽然在孙远身边停下来,目光如炬的看着他,忽然又围着他走了一圈。

继而神色严肃的说道:“这位后生!你的身上有煞气!贫道冒昧问一下,请问您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孙远听罢,莫名其妙的摇摇头。那道士又仔细询问他家里的情况,不停的点着头,又目光犀利的看他一眼道:“你的身上有妖气!这点,是逃不过我眼睛的!”

说着,至一个囊中掏出一个符咒,递到他手里说道:“你的妻子来历不明,应是妖孽所变!把这个符咒拿回去,趁她不备时,贴在她的身上,她自然会现出原形的!”

又认真的告诉他自己居住的南山地址,可以去南山找他帮忙降妖捉怪。

孙远半信半疑的答应着,懵懵看着那道士离开。

回去的路上,思绪万千,想着自己这么美貌贤惠的妻子,怎会是妖精所变?

至山下,目睹妻子依巧很是体贴的迎接他,他没有如往日般和依巧说笑,而是一脸茫然的回去。

依巧已经为他做了热气腾腾的饭菜。可他虽然已经饥肠辘辘,却是心情不好,只是草草吃了几口,就放下饭碗,进屋里躺下。

依巧看他脸色不好,忙很是关心的询问他哪里不舒服!孙远只好说自己身子有点不适,便不再理她了。

依巧忙为他盖好被子,又为他煮了一碗汤喂他服下,目睹他气色好点,便又出去织布了。

晚上,孙远听着她的织布声,很是烦躁不安,胡思乱想,过了会,便偷偷起来,蹑手蹑脚的至依巧前,忽然拿出那符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在她身上。

只见那依巧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忽的倒在地上,现出原形,竟然是个庞大的红头蜈蚣。

孙远吓得魂飞魄散,瑟瑟发抖,忙惊慌的跑出来,连夜至那南山。

那南山的道士,似乎猜测他定会前来求助。

已经坐在庙门口等待着,目睹他惊慌失措,气喘吁吁的至此,便起身急急迎上去,问明情况,忙带上降妖宝剑,和他一起回去捉妖。

到了那里,却哪还有那蜈蚣的影子,就是那个豪华的房子也消失了。

此后,孙远只好又住到那破旧不堪的庙里,又是一个人生活了,过了几天,就开始想念依巧,茶饭不思,不久便瘦骨嶙峋,病倒在床,没人照顾他。

有一天,他口渴的厉害,却是无力起来自己拿水喝,想起以前自己和依巧在一起时的幸福生活,不由得连连叹息,泪流满面,很是后悔。

正在自怨自艾时,那依巧忽然至前道:“我本是个蜈蚣精!为了修炼,曾经做过吸食那些心术不正的男子血肉恶事,侥幸躲过雷劫而修炼成精,以前本来也是要害你的,却是目睹你和老僧人形影不离,无法下手!后来又看到你救过一只小蜈蚣,觉得你和他们不同,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不由喜欢上你!才在姐姐撮合下和你做了夫妻!本来夫妻恩爱,日子过得惬意,可你竟轻信那道士的话,而偷偷陷害我!要不是我跑的快,我将被那道士捉拿,小命不保,多年的修炼毁于一旦!此举实在让我寒心!如今,你我缘分尽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拿出一枚药丸喂他服下,孙远瞬间觉得精神抖擞,病痛全无。而依巧也忽然消失了。

孙远心中不舍,大喊着依巧的名字大哭起来,泪如雨下,悔恨交加,很是痛恨自己听信那道士的话!可世上却没有后悔药!

此后,孙远心灰意懒,便自己剃度出家,成了个真正的出家人。

聊斋故事:僧人与蜈蚣精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