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聊斋故事:丧犬殉葬

浓浓桂花香 4个月前 ( 08-15 ) 53

扬州的李厚性本善,是个瘸腿残疾人,家境贫寒,守着几亩薄地过日子,膝下只有一子,名金宝,因老伴死的早,李厚对金宝甚是宠爱娇惯,百依百顺的。家里还有一只养了很多年的老黑狗,每天都和李厚形影不离的。李厚很是善待它,家里每次改善生活,李厚总是给它一些,因此,金宝很是不高兴,觉得大黑在和自己争宠!很是嫉妒,常常背着父亲打骂那个大黑,因此,大黑看到他,总是会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再吃李厚给的好吃的。

聊斋故事:丧犬殉葬

李厚目睹,知道金宝背着自己虐待大黑。常常叹息着对金宝说:“它就是个哑巴生灵!虽然不会说话,可谁对它好!它心知肚明的,你要善待它!”

可金宝听罢,总是不屑一顾,依然背后常常打骂它。

几年后,李厚拿出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积蓄,给金宝娶了媳妇。

那媳妇李氏进门后,很是不孝顺,常常对李厚冷脸相对,很不敬重他。

目睹那大黑年老多病,毛发杂乱无光泽,脸上的毛都快掉没了,行动缓慢,很是讨厌它,便时常打骂它,还经常指着大黑,指桑骂槐的对年老多病的李厚旁敲侧击。

而金宝不仅不生气,且还总是小心翼翼的劝慰李氏,为了讨好她,也经常的对父亲呼来喝去的。

每当如此,李厚总是会假装没有听到,背过脸去却是暗暗叹息,老泪纵横,想着自己的妻子早逝,自己含辛茹苦的独自把金宝养大,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能体会的到!如今,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娶了媳妇,自己本来可以松口气,安享晚年了!却是万万没想到,竟落到这种地步,真是让人寒心!

此后,年老多病的他依然至山上打柴,再挑到集市去卖,大黑始终形影不离的跟着他。

下山时,大黑还会嘴里叼着一根柴禾,在前面带路,时而停下,回头看看李厚,李厚望着它,很是欣慰。至家中,迎接他们的却是儿子儿媳的冷脸相对。

有一天,李厚又至山上打柴,过了会,一直安静的大黑忽然狂吠起来,且护住李厚。

聊斋故事:丧犬殉葬

李厚惊异的巡视一番,顿时惊愕住,只见他的身边,一条很大的青蛇昂起头,吐着信子,正要袭击他。

李厚大惊,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忙快速抄起木棍,又惊慌的喊着:“大黑快跑!”

他不想打死这条蛇,只是想吓唬吓唬它。

可那青蛇忽然至前,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大黑狂吠着拦在主人前面,那青蛇毫不惧怕的至大黑前。

李厚见状大惊,不再顾及它,拿起棍子打它一下,那蛇受惊爬走了。李厚忙带着大黑快速离开了。

可走到半路,大黑忽然双眼紧闭,浑身颤抖,喘息急促,李厚这才发现它被蛇咬了,目睹它的伤口血迹斑斑,忙焦急的大喊救命,可附近没有人。

只好扔下柴禾,气喘吁吁的至家中,祈求儿子金宝去请兽医来,金宝正和妻子吃饭,他不紧不慢的喝着米酒,漠然道:“一只没用的畜牲而已!还留它干嘛!”说完,瞥一眼李厚,纹丝不动。

李氏斜瞥一眼道:“就是!它已经年老无用了!就是一只丧家狗!难道还要我们拿钱给它看病嘛!”

李厚听了,心里酸楚,老泪纵横,只好拖着一条瘸腿,自己去请兽医白博天。

白博天目睹他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一瘸一瘸的过来,问明来意,忙背起药箱和他过去。

到了那里,目睹大黑浑身抽搐着,大惊,忙至前,仔细查看伤口。

少顷,松口气说:“不碍事!虽然被蛇咬了!但好在不是毒蛇!遂拿出一些药涂在它的伤口,两人把它抬回去。

至家中,金宝和妻子已离开,去给岳父拜寿了。李厚寸步不离的守在大黑前。

过了几个时辰,大黑终精神点,它抬头看看李厚,挣扎着要起来,李厚忙抚摸着它说:“老伙计!你受伤了!快趴下吧!”

大黑似乎听懂了一样,安静的趴下了。李厚又去给它端来一些残羹剩饭,大黑只是呻吟几声,看看没吃。

李厚叹口气说:“家里只有这些吃食!好歹你还是吃点吧!”大黑听了,竟然吃力的起来,无力的摇着尾巴去舔李厚的脸,继而,吃了些东西,又趴下了。

晚上,李厚在大黑前守了一夜。第二天,目睹大黑精神点,不再呻吟了,方才松口气。

过了几天,大黑伤口好些了,金宝夫妻俩才回来,目睹那大黑竟然还活的好好的,很是失望。

几天后的深夜,两人偷偷把大黑用棍子撵出去,关上大门。大黑不甘心,在外面焦急不安的哀号着。李厚知道后,很是难过,一股急火病倒了,再无力打柴卖钱了。

此后,李氏更是厌恶他,经常的虐待他。

几个月后,李氏和金宝商议,把他的父亲送到村外的老屋里,金宝虽然也厌恶父亲,可想着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有点于心不忍。

李氏目睹大怒,便拿起包袱欲回娘家,金宝舍不得,苦苦哀求,只好答应了。

第二天,两人便把病体缠身的李厚送到老屋里,放了一些吃食离开了。

此时,已是初冬,破旧不堪的屋子四面透风,屋里寒气逼人,而屋里的一老人,一老狗冻的瑟瑟发抖,那大黑目睹李厚冻的牙咬的咯嘣咯嘣响,浑身颤栗着,忽然跳上床,挨着他躺下来,用自己的身体给他取暖,不时伸出舌头,舔着他那张沧桑的脸上不断涌出来的泪水。

过了会,大黑又忽然跳下去,出去了,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后面跟着村里的大夫王信。

王信进来,目睹李厚的情景,不由唏嘘不已,免费给他看完病,留下一些药。

他神色凝重的看大黑对着他焦急不安的摇着尾巴,期待的看着他,心里很是难过,摇摇头,叹息着离开,后面传来大黑无奈的哀号。

几天后的深夜里,李厚含恨离世了。一个路过的村民闻听屋里有狗的呜呜哀号,遁声进去,只见一只老黑狗,趴在一个已经死去的老人身上哀号着。不由一愣,那老人不是李老汉嘛!

忙至村里找到金宝,金宝夫妻听罢噩耗,假惺惺的狼哭鬼嚎着奔向老屋,目睹那大黑顿时惊呆了。

而那大黑看到他们,犹如看到仇人一样,忽然至前,狠狠咬了金宝一口,金宝惨叫着蹲下去,大黑又咬住李氏死死不松口。

李氏疼痛难忍的哀嚎着,金宝见状,只好忍痛起身,拿起棍子狠狠地打在大黑身上,大黑终松口,跑出去了。

村里人知道后,都唏嘘不已,很是可怜李厚,纷纷咬牙切齿的咒骂那金宝夫妻俩。

出葬之日,因李厚生前善待别人,人缘很好,有不少人前来主动送葬。

快离开时,竟目睹那大黑精神萎靡,身子摇晃着至那坟墓前趴下,趴在坟上哀号着。

人们目睹,都叹息着看着它,有好心人回家,拿来一些好吃食放在它面前,可它看都不看一眼。

几天后,那个好心人去看它,只见那些好吃食一点没动,而大黑已经死去数日了!那个好心人叹息着,在李厚坟旁挖个坑,把它埋在李厚坟旁了。

聊斋故事:丧犬殉葬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