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8-16 ) 34

老人说: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文/芨芨草

有一天,我们去拜访当地有名的书法家。他已经是位八十多高龄的老人了,书法造诣很深,但为人却很低调。我们约了好多次,老人都委婉地推辞掉。这一次也是机缘巧合,碰上了老人的朋友,就由他搭线见个面。

也可能是真有缘分,见面之后,老人看得出很高兴,说话也多了起来(他的朋友说,平时他不怎么说话的)。我们喝着茶,聊聊书法,聊聊人生,气氛很是融洽。

老人说: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聊了一会书法,就聊到了人生。我其实更好奇的是老人既然这么出名,又为什么这么低调?

老人微微笑说:这“人”啊,写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每一步,都是要谨慎行走的,才不会行差踏错。

这话听起来很有哲理感,我于是恳请老人多讲一些。可能看我们年龄都不大,也需要一些指点,所以老人也就讲开了。

他说,“人”字,只有一撇一捺,写不难,但写好也不易,做起来更难。他说他在教学生写字的时候,第一个要教的,就是“人”字;第一个要讲的,也是先学如何做人。

老人说: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老人说,“人”字两笔,也像有两只“脚”,一只走向东,一只走向西;一只奔理想,一只谋生活。你细看这“人”字,下面是分开的,但越往上走,就越靠拢,最终合为一体。这也代表着,只有理想和现实的高度统一,人才能成为那个满意的自己。

很多时候,如何做好一个“人”,却是一个难题。人都是非常自我的,总喜欢按着自己的喜好来行事。你看那街上的人,各走各的,谁会照顾着谁?你看那些演讲的人,哪一个说的不是自己认为对的?你看那些吵架的,哪一人不是认为自己有理?

老人说: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所以,“人”如何做?没有定律,也没有规则,更不是说学就能一下子学好的。这个世界上,能够虚心学习的人都不会是坏人,因为他们会接受别人的指点和建议,能够随时修正自己的不足之处。

相反,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才是更可怕的。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男人,另一种是女人。或者说,一种是好人,另一种是坏人。但世上的事都不是绝对,就如有的男人没有“男人”的担当,有的女人也“很不女人”;有的好人不是真的好,有的坏人也不是完全坏一样。

世上的人,都有两面性,所以“人”字也就有相反的两笔:一笔写左,一笔写右;一笔写顺境,一笔写逆境;一笔写前世,一笔描今生。

老人说: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做人也同理,有顺境,也会有逆境;有高调,也会有低调;有欢乐,也会有痛苦。所以,人做起来是百味丛生的,不是简单的两笔就能概括。

我年轻的时候喜欢张扬,所以会比较高调。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性就慢慢沉下来。看多了人世沧桑,经历了坎坷和波折,才懂得,其实低调更适合为“人”。

做人,是要慢慢学的,也是要经历岁月的磨练才能慢慢懂得如何去做一个“人”。人从高调到低调,就是一个学好的过程,也是人生的一个觉悟。我如今都八十多了,夕阳西下的人,再高调又有什么意义呢?安静地写字,安静地读书,安静地过我想过的生活,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你们现在还年轻,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学好如何做人,对你们来说,会有很大的受益的。所以,今天也是难得的一次相逢,说了这么多,就当是我对你们的寄语吧。

老人说:写“人”只有简单的两笔,做“人”却要用一生

临走的时候,老人写了一幅书法作品送给我,上面只有一个大大的“人”字和他的落款。这些,就是他今天对我们所说的话,也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