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聊斋:芭蕉女子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8-17 ) 26

聊斋:芭蕉女子

在江南湖州,有个寡妇冯氏在村子里很有美名。她本是湖州团练使冯瑶的妻子,后来冯瑶病逝,家道衰微,冯氏变卖了家财,带着五岁的儿子冯汉搬到闾门,每日靠着织布手工度日,母子俩守着一间破旧的农舍,几亩荒芜的薄田,日子过得好不清贫。

这冯氏原是大家闺秀,端庄秀丽自不必说。丈夫死后,媒人踏破门槛,娘家人见她年轻,也时常劝她再嫁,冯氏拼死不从。她父母见女儿清苦,想要将她接回家里,冯氏却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除非被休,再不能回家住的道理。”家人无奈,只得任由她。

冯氏每天照顾着孩子,还要操持家务,紧巴巴的日子在无病无灾中也算是过得苦中有乐。可是天有不测风雨。有一天,冯氏早早地出门去卖布了,等她赶完早集回来,冯汉仍然躺在床上,冯氏连着叫了几声,依旧没有反应。开始她还以为冯汉淘气闹着玩,就有些生气了。

当她拉着孩子的手臂时,那如同炭火烤过一般的皮肤让冯氏一震,她连忙又去抚摸冯汉的额头,烫手的温度让她立马失去了分寸,一下子有些呆愣,进而赶紧抱着冯汉跑出去找村里的医生,她焦急地跑着,孩子在她的怀里颠簸着,没有痛苦,也没有欢笑。村民们们看着她这么着急,都关心地询问,但是冯氏就像没听到似的,在她的心里、脑子里就两个字:医生。

没人计算时间有多短,冯氏满头大汗,跌跌撞撞地伏在医生的门前,她用尽全身力气敲打着门环,里面来人了,他打开门。冯氏再也支持不住,她随着门开的方向摔了下去,手里依然紧紧地抱着生病的孩子。幸好医生眼疾手快将她扶住,医生大声将妻子叫来帮忙,他们把母子俩扶进屋里。医生吩咐妻子给冯氏灌水,又拿来湿布盖在冯汉的头上,他摇着头、叹息地开好药材,煎熬了一副喂给冯汉。

冯氏不停地呼唤的孩子的名字,忽然她爬起身来,跪在医生的面前,请求医生救命。那医生被她慈母的深刻情感所感染,将她拉起来,有些不忍心将实情说出,他支支吾吾地避重就轻。奈何冯氏一眼就看了出来,她瘫软在地上,眼泪哗哗地奔流,她没有哀嚎,没有怨言。

聊斋:芭蕉女子

许久,她才冷静地抱着孩子走出门去。冯氏没有回家,她抱着孩子往城里走去。一天没吃东西,她丝毫没有饥饿感。孩子在她的怀里安静地睡着,冯氏不想吵醒他。她从路上人哪里要来了布带,将孩子绑在背上。

眼看天就要黑了,赶车的人看见她们母子匍匐前行,连忙停下来,问明情况后都很同情她们,并让她们坐上车同去城里,冯氏千恩万谢,心里总算多了份希望。等她们赶到城里时,灯火初上,车夫将她送到医生的店铺,并在哪里等候,这都是路人好心,付钱让车夫依旧将她母子原路送回。

看着一对母子俩衣衫粗鄙,傍晚跑来治病,那医生就有些不耐烦,他粗略地检查了一下冯汉,便对冯氏说道:“这孩子疫疠之气入侵肌腠,正邪相争,饮食劳倦而致人体肝脏功能紊乱,阴阳失调,此病难治啊!”

说完,他睥睨地看了冯氏一眼,冯氏此刻万般悲戚,恨不得一死了之。她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只求医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医生见她不愿离开,便说,你先拿二两银子,我给你抓副药试试。冯氏摸着口袋,她赶得紧,身上只有早上卖布的钱二百文,哪里有那么多的银子。她便央求医生,等抓了药,再把钱送过来。

医生大声呵斥道:“你这妇人,看病哪有赊账的理,你没钱看病,怎敢跑到城里来!”说着,他将冯氏拉着的手掀开,准备收拾店铺关门了。冯氏大声哭喊哀求着,门外的百姓听到声音都前来观看,众人七嘴八舌。医生看这么多人,生怕坏了自己的名声。他假意上前扶起冯氏,一反凶恶的态度,对冯氏说道:“芭蕉的茎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我再给你拿些干草,你赶紧回家给孩子煎服。”

冯氏心痛孩子,也不管药是否起效,就赶紧往回赶。车夫乘着夜色,熟练驾着马车,一路上明月高照,让凄凉的夜晚多了些温暖。回到农舍,冯氏叫醒邻居给车夫安排了住处,这才将孩子抱进屋里,她拿着剪刀准备去剪一段芭蕉的茎煎药。

在农舍的北面种着一株芭蕉,它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展现着翠绿色的衣裙,一年四季都焕发着青春的气息。冯氏刚搬来时,见到邻居家有一株,她便分了一株移栽过来,没想到长得这么快。她看着芭蕉,默默地念叨着:“芭蕉啊,芭蕉,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啊!”

聊斋:芭蕉女子

冯氏剪断一片叶子,剃去叶面,将茎单独拿着往回走去,她感到手里有液体浸出,冯氏进屋一看,却是鲜红的液体,如同血液一般,冯氏吓了一跳,她丢掉茎,将手放到鼻子前一闻,果真有些腥气。冯氏吓得赶紧关上房门,又从窗子里往外看,没有任何的响动。她惊疑不定,再次观看手臂时,才发现指尖被划破的伤痕,真是虚惊了一场。

冯氏按照医生的话给孩子熬了药服下,在床前一直守到五更,支持不住才睡下了。等到冯氏睡熟后,冯汉的床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女子,她身着绿衣翠裳,肌肤如白玉鲜妍,举止轻逸,不似凡人。她左手的衣物被撕去一块,一道血红的伤口延绵到胸前。女子忍着疼痛,从衣服里拿出一朵芭蕉花,她将花汁挤到冯汉的嘴里,又轻拍了几下冯汉的后背,然后飘然而去。

第二天,冯汉一大早就爬了起来,他跑到母亲的屋里,大声叫唤着说自己饿了,冯氏一听到孩子的叫声,她从床上翻了起来,喜极而泣,紧紧地将孩子抱在怀里,仔细地抚摸着孩子的头发,呢喃地说着:“真是神医啊……神医!”她擦干眼泪,松开孩子说道:“汉儿,妈妈马上给你做饭。吃了饭我们去城里好不好?”冯汉欢笑着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冯氏做好了饭菜,到邻居家将那马夫叫来。几个人听说冯汉醒过来了,他们都高兴地朝东方礼拜,念道:“阿弥陀佛!”

冯氏带着自己仅有的二两银子,她又来到医生的铺前,她将二两银子放在医生的柜台上,拉着儿子便跪下磕头。那医生看到冯汉起死回生,惊诧不已,他仔细地回忆着昨晚自己诊断的结果,又将两喂药的疗效背诵了一遍,确实不能治疗这么急的病症啊!就算是自己开药,也没有这么快达到根治。他怀疑地走过来拉着冯汉的手把脉,又观察了他的舌头,都不见有任何异常。医生沉思不语,冯氏以为自己拿的银两太少,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半晌,医生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他看到母子还站在店铺,才惊觉过来,满面堆笑地说道:“我也只是尽了本分而已,不值得你们这样。快回去吧!”冯氏听了这话,如释重负,忙拉着孩子走出店门,生怕医生反悔。

聊斋:芭蕉女子

母子俩离开后,医生心满意足地拿着二两银子,突然,眼前的银子变成一堆土,医生看着它从指缝里散落一地,他手忙脚乱地去接,可是那泥土再也变不回银子。自此以后,每次他收穷人家的治病钱时,最后都变成了泥土,吓得他再也不敢收他们的钱了。大家都以为是他怜惜穷苦的百姓,都对他感恩戴德。

转眼间,冯汉渐渐地长大,他开始下地干活,母子俩一个在家织布,一个在地里耕作,靠着双手也算是有些余粮。冯氏看着村子里的孩子都有妻子孩子了,自己的儿子却整日在地里劳作,连房媳妇儿也娶不起,她便愁眉不展。有时她坐在织布机前,想着丈夫早逝,家里就这一个独子,要是就此绝后,自己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想到这里,手里的活也不想做了,低头沉思起来。

冯汉干完活回到家里,见母亲呆坐着,他就有些担心的上前询问,冯氏只说没事,连忙站起来做饭。母子俩就这样又过了几个月。有一天,冯汉正在地里干活,他突然听到村子里有锣鼓之声,便好奇地站在田埂上侧耳倾听。这时,村子里有个汉子挑着担子走过来,冯汉便问道:“大哥,这是谁家的亲事,好不热闹啊!”那汉子哂笑道:“你母亲今日出嫁,怎么,你不知道吗?”冯汉感到一股热血涌入胸腔,面色铁青,怒气冲冲地往家里跑去。

等他赶到门前时,村子里的人都聚他家门前看热闹。那轿子正要往前走,冯汉拦在前面,大声叫母亲,只听见轿子里哭哭啼啼的声音,冯氏却没有出来。冯汉就要前去掀轿子的门帘,被抬轿子的人推到一边,冯汉跌在地上,眼看着轿子被抬走了,他委屈得嚎啕大哭。有个村民走上来将他扶住,从怀里拿出一包银子放到冯汉的手里,这才说道:“你母亲都是为了你啊!她嘱咐我将这些钱给你,让你用它们娶个妻子,为冯家传宗接代。”说完,摇着头走了,村民也都跟着回去了。冯汉将银子扔到地上,自己跑回家里痛哭起来。

聊斋:芭蕉女子

原来冯氏怕儿子一直娶不到媳妇,她便私下找媒婆为自己说亲。媒婆听了她的话,也感慨万分,她四处打探,终于找了家合适的,那老爷子将银子都交给媒婆,双方都约定好了,只瞒着冯汉一人。

冯氏一路悲伤过度,又加上几个月来心力交瘁,她躺在轿子里睡着了。在轿子路过一片荒野时,一个绝色女子站在路边,轿夫们大声呵斥她,那女子却纹丝不动,几个男人停下来围了上去。女子一闪身,站到十米之外,她将衣袖一摆,那精壮的汉子都被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那女子掀开车帘,她将冯氏扶下车。冯氏还以为到了,她迈着小步。那女子一把将她的红盖头掀起,冯氏一惊,本想质问,一看自己在荒郊野外,眼前却是一个美艳的女子。冯氏诧异的问道:“姑娘这是为何?”那女子将冯氏拉到一边,复又将衣袖一挥,轿夫们抬起轿子飞快的向前跑去,就如同未见到她二人。冯氏更加疑惑。那女子挽着冯氏的一条胳膊,说了句:“大娘且容我稍后细细道来。”说完,她二人一阵风似的往回飘去。

聊斋:芭蕉女子

她们停在农舍前,冯氏抬眼便看到一包银子扔在草地上,她忙跑上去捡起来,嘴里嘀咕着:“这孩子呀!”那女子对冯氏说道:“人家的东西,还是送回去的好。”说完,她从冯氏手里拿过银子,向空中抛去,银子化作一道烟雾消失不见。冯氏知道眼前之人绝非凡夫俗子,她也不再过问,跟着走到屋里。

冯汉在屋子里哭得晕睡过去,女子将他叫醒。冯汉看到母亲回来了,高兴地跑上去扶住冯氏的双臂,母子二人抱头又哭了一场。女子看着他们母子,甚为感动。等他们坐下来后,女子才向他们才将自己的身世说出来。

原来这女子就是那日喂给冯汉芭蕉花汁的人,她是屋北芭蕉所变,只因为蒙受冯氏的恩惠,又熏染他母子深情,她被人间真情所感动,便决定也不再修炼仙道,只求为他母子解忧,享受这世间的温暖。冯氏母子听了,都欢声叫好。

第二天,村里人见到冯氏又回来了,冯汉还娶了个美丽的妻子,都非常高兴,非要为他俩举办婚礼,冯汉推脱不过,只得依从了。一时间,村子里欢声笑语,热闹非常。

聊斋:芭蕉女子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