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聊斋故事:白骨精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8-21 ) 52

苏州的韦昂家中富有,面恶,脾气暴躁,乃是本地的一霸。仗着几年前曾跟一武士学过几下拳脚,很是狂傲自大,目中无人。常常欺凌弱小,人们都敢怒不敢言,不敢得罪他。看到他,皆都绕路而行,唯恐惹到他。如此,他更是嚣张,人们都暗暗叹息,有人怒,欲报官让人抓他入牢,可苦于没有把柄,因他虽是个恶霸,却是没有人命案子,奈何不了他。

聊斋故事:白骨精

人们只有小心行事,以免惹到他。韦昂的邻居王氏夫早逝,性子刚烈,然是个讲理的人。独自一人抚养小儿二牛,孤儿寡母的日子艰辛,却也常常被韦昂欺负,还把房界地挖掘几尺,且明目张胆的捉王氏家鸡吃。

刚开始,王氏气势汹汹的和他理论几次,可后来因为二牛尚小,王氏怕他伤害二牛,便敢怒不敢言,只好默默忍受,盼着二牛快点长大。

二牛而立之年,王氏因为长期压抑、忧郁,不久,得病不起,不惑之年而亡。二牛悲痛欲绝,泪水成河,出殡之日,哭晕在坟前,人们目睹,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王氏死后,二牛虽已长大成人,却是性子懦弱,与世无争。如此,韦昂更是嚣张,频频欺负他,二牛生性老实,只是默默忍受。

一日晚上,韦昂至朋友家中聚会,喝的叮咛大醉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至一旷野,忽的听到女子声音,其中一个女子道:“夫人!如今已深夜,天凉!我们回去吧!”

另一个女人道:“今夜月明如昼,心情愉悦,何不再待会!”韦昂忙踉跄至前,看到女子,不由惊愕住,竟然是两个美貌如花的女子,看样子是主仆。

那女子看到他,笑吟吟道:“公子从何处而来?”韦昂虽平日里很是横行霸道,然在此女子前,立刻装出一副君子的样子道:“在下是韦昂!至朋友家聚会,欲要回家。”敢问姑娘尊姓大名!如此深夜,为何在此?”

那女子仍笑着道:“小女子名秋和,家就住在附近,公子可去我家里歇息一番!”韦昂听罢大喜,遂与她同往。

过了会,前面现一豪宅,里面摆设豪华,看样子是个有钱人家。韦昂目睹,不由很是纳闷。自己在这条路走了几十年了,这旷野几十里皆都没有人家,何时冒出来这么个有钱人家?

秋和命人摆上酒菜,韦昂看到美酒,不再多想,遂狂饮起来。不大会,便醉倒在桌前。朦朦胧胧间忽的听到那丫鬟道:“夫人!这恶人已醉倒,此时,是不是该动手了!”

只听那秋和恶狠狠的道:“这个恶人!实在是可恶!我在世时与他为邻,我们孤儿寡母的总是受他欺负!使我郁郁寡欢,终得病而亡!我死后,我的孩子二牛因性子老实懦弱,依然受他欺负,实在可恨!如今,我就是犯了地府的规矩,也要把这恶人除掉,免得他此后害人!”

说罢,至韦昂前。韦昂听着,早就吓得魂飞魄散,酒也醒了。原来她是二年前得病去世的王氏。看样子,自己是遇到鬼了!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听她要害自己,遂硬着头皮摇晃着站起来欲跑。

却是目睹那两个女子忽的变成了青面獠牙,很是恐怖的恶鬼,慢慢的至前。不由吓得手脚发软,浑身颤抖,忽的晕厥。

待韦昂醒来,登时惊愕住,自己没有死,只见前方,地上白骨森森,骷髅头上,两个黑洞诡异的望着他。他吓得毛骨悚然,狼哭鬼嚎的踉跄着出屋去。

此时的外面,天已蒙蒙亮,他这才发现,他竟然在坟地里,四周肃穆安静的可怕。此时,方忽的感觉身上疼痛难忍,低头一看,大惊失色,他的两臂竟齐整整的断裂,双臂不知去向,臂膀血肉模糊。不由得又急又怕,哀号一声,忽的晕厥。

待他醒来,却是目睹家人都满脸泪痕的守在跟前。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大夫面色凝重,为他包扎伤口,叹息着告诉家人,他的两臂不知何故断裂,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断裂所致,如今,两臂不知在何处?此后,怕是残疾了!说罢,挎起药箱离开。

家里人听罢大惊,忍不住都失声痛哭起来,纷纷询问他昨晚为何去了野外的坟地?此时的韦昂疼痛难忍,心有余悸的身子抖个不停。

他断断续续的泣道:“我昨晚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两个女子,热情的邀我去家中休息片刻。谁知到了那里,那两个女子竟然是鬼所变,且还是二年前死去的王氏!欲害我,我很是害怕!吓得昏迷,接下来什么都不知道了。醒了方发现地上有一堆白骨,我吓得急急离开。到了外面,方知外面是坟地,自己的双臂断裂、失踪。说罢,大哭起来。

聊斋故事:白骨精

家中管家道:“如今老爷双臂不知去向?是不是在那王氏坟墓里?”众人一听有理,忙都至坟地,找到王氏坟墓挖掘开,众人不由都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坟墓里,棺材旁边,两个血淋淋的双臂在土里半隐半现,很是恐怖。有人吓得惊叫着蒙住眼睛。韦昂的妻子韦昂目睹此景,不由嚎嚎大哭起来!

有个厨娘神色惊恐道:“老爷既然遇到鬼了,如今是不是请个道士来此驱鬼!”韦氏听罢,觉得有理,遂命人小心翼翼拿出双臂掩埋,又命人找来道士驱鬼。

晚上,那道士来此,手拿佛尘,眉头紧锁,在院子里巡视一番,坐下默默打坐,片刻后,念念有词。

不大会,方起身道:“此女鬼王氏在世时,母子被你欺负,死前,心中有怨气,死后有戾气,便变成了厉鬼!好在这王氏没有要你性命!只是惩罚于你!方才贫道与她谈话,她道此次饶你不死,此后,你如若再做恶,她定不饶你!”

此时的韦昂疼得冷汗淋淋,浑身颤抖,死去活来,哀嚎不止,简直生不如死。听完道士的话,强挺着疼痛给道士跪下道:“在下侥幸逃过一劫!此后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再不作恶!”说罢,连连磕头,样子很是虔诚。

那道士目睹,叹息道:“知错就改,为时不晚!望你此后好好做人吧!”说罢,脸色凝重,叹息着离开。此后,韦昂果然洗心革面,重新学人,不仅不再作恶,且还经常拿出银两,帮助那些贫困之人,还帮助二牛娶妻成家。

刚开始,人们目睹他忽然失去双臂,大快人心,纷纷拍手称快,有胆大的人还偷偷去探看他的样子。

后来人们目睹他频频帮助别人,且还态度诚恳、温和,不再是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啥药?面对他的接济和募捐,人们都心惊胆战的不敢接受。

时间长了,才发现他和之前判若两人,已经弃恶从善了,便渐渐的不再怕他,然还是带着一点防备心与他接触。直到一年后,人们的戒备心方松懈,慢慢的接受了他。此后,村庄里一片祥和,大家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聊斋故事:白骨精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