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聊斋故事:柳县令撞鬼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8-21 ) 53

徐州的秀才柳子然父亲早逝,他和疾病缠身的母亲相依为命,几年后,母亲去世,他无钱安葬,只好把几亩薄地卖掉,安葬母亲入土为安。此后,他住在断壁残垣的破房子里,读书很用功,每天晚上都读书到深夜。一日晚上,邻居王家老翁王安路过窗前,听着屋里的朗朗读书声,不由得唏嘘不已。

聊斋故事:柳县令撞鬼

想着这柳子然虽然家中贫寒,可他容貌儒雅,气质不凡,文采飞扬!是本地的才子,如若以后中了举人,那还不是前途似锦,飞黄腾达。

想到这里,王安索性站住脚,默默听着那柳子然洋洋盈耳的读书声,不由捋捋胡子,心里一动,脸上闪过一丝窃笑,呆立片刻兴奋离开。

过了几天,一天早上,柳子然正在屋里读书。突然听到敲门声,谁啊!正摇头晃脑的陶醉书海的不悦问道。

开门却是一愣,来人竟然是本地的媒婆李四娘。只见她穿红着绿,肥胖的身子挤进来。满脸堆笑,本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一口老黄牙笑到:”柳公子,老身来给你道喜了!”

“道喜?四娘真是拿小生取笑!我如此这般穷困潦倒,别说亲朋好友的,就是耗子都不肯来我家中!哪里来的喜啊!”

柳子然想起自从父母离世,家里的亲朋好友,别说来家里,就是看到他,都会绕路而行,恐怕拖累他们,不由苦笑说。

那四娘望着他虽模样俊美,却是一脸菜色的面孔。噗嗤一声:”道:老身多年为人做媒,从来不会打诳语,是你有福气!你家邻居王老伯托我保媒,他想把他的独女婉儿嫁给你,你可中意!”

四娘期待的看着他。“这!”柳子然一听当时惊愕住了,这里的人谁不知道,那王安的女儿婉儿相貌平庸,身材肥大。虽然人品很好!女红也好。

自己虽然家里贫寒,可也不能找一个这样的丑女为妻吧!

柳子然惊愣下,赶紧连连向四娘施礼道:“小生感谢四娘和王老伯的好意,可小生如今家境贫寒,年龄尚小,婚姻大事以后再说吧!”说完就要关门。

那四娘见了,谄笑说:“我说公子,你是不是嫌弃那婉儿啊!可是你也不看看你的条件,虽然模样俊美,饱读诗书!可你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你就不要再挑剔了!你看,王安家里虽然不富裕,可也吃喝不愁,家里有几亩地,还开个杂货铺。婉儿相貌虽然差点,可也心灵手巧,通情达理。你就同意了吧!……”四娘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滔滔不绝的说着。

柳子然越听越烦,不顾读书人的文雅,把她推出去,气鼓鼓的关上门,心里很是生气,想着自己堂堂才子,怎能娶个丑女为妻!

平日里,媒婆可都是绕着他家走的,今日好不容易来个媒婆,却是给他找个丑女!他苦笑摇摇头,继续读书。

那四娘被他撵出去,很是生气,自己做媒这么多年,何曾受过这种待遇,真是个不知好歹的穷酸秀才!活该你如此这般落魄!她摇摆着肥胖的身子走在路上越想越气。

回到王安家,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添油加醋的把柳子然一听对方是婉儿,立刻把她骂了一顿!又被推搡出来说了一遍,一副委屈的样子。

王安听罢大怒道:“这个穷秀才!平日里文绉绉的,想不到竟然如此这般无礼,看不上自家女儿也罢,竟还对四娘这么无礼!”

他啪的拍下桌子,脸上青筋暴起,怒目圆睁道:“我本来看他父母离世,家中贫困,无力娶妻成家,很是可怜!平日里总是接济他。

我只有一女,没有男丁,想让婉儿嫁给他,也好照顾他,他少了后顾之忧,安心读书,日后也好有个前途!我自知小女相貌平庸,没有强求之意,可他竟这样无礼!自恃清高!也罢!由他去吧!”

说罢,拿出两只母鸡和几文银子答谢四娘。四娘见了,顿时掩饰不住的喜笑颜开,一番客气笑纳了。

此后,王安不再接济柳子然,走到门口也是匆匆而过。

冬天到了,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着,肆无忌惮的钻进柳子然的破房子里,钻进他单薄的衣服里,单薄的被子里,他冻的浑身颤抖,牙齿咬的咯嘣咯嘣响。

缸里的米也只有一点点了,他对付着熬粥,能多熬几天。可剩下的柴禾不多了,如今大雪封山,道路结冰,道路湿滑难走,可他也只好拖着单薄的身子,去山上拾柴禾。

他本来自尊心强,脸皮薄,亲朋好友又瞧不起自己,自己再难,也不想厚颜去别人家借米,“饿死不吃嗟来之食!”他嘴唇颤栗着喃喃自语。

他本就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身子骨瘦弱,如今又冷又饿,浑身无力!踉跄走至半路便忽然倒地不起了。

去访友归来的王安回家,走在路上,远远看到白茫茫雪地里有一黑影,走过去一看大惊,竟然是柳子然。

忙把他背回家,命女儿婉儿煮了姜汤喂他服下,又去请大夫给他看病。大夫号脉后,告诉王安,幸好他及时救了他!

他身体长期缺少营养,身子骨本就虚弱,看样子,好像在外面冻了几个时辰,如若不是他早发现,可能再过一阵子,他命都没了!给他开了些草药,挎药箱离开。

王安听了此话,心里很是不安。他和婉儿守到半夜,柳子然仍是昏迷不醒。王安吩咐婉儿去安歇,自己守候一晚。直到黎明,那柳子然才醒来。王安和婉儿大喜,连忙买了好多补品给他补养身子。

过了一些日子,那柳子然终好利索了。这些日子,他目睹王安父女俩细心如尘的照顾自己,心里很是感激。那婉儿虽然容貌平庸,可心地善良!通情达理!

聊斋故事:柳县令撞鬼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自己竟然也有点喜欢她了,常常帮助她干些家里活。虽然身子骨好利索了,却是仍然赖在这里不走,几个月后,身子养的胖了一些,面色也红润了。

王安看在眼里,心知肚明。过了一段时期,两人喝酒,柳子然醉醺醺的祈求王安把婉儿嫁给他!王安大喜,答应下来。婉儿早就喜欢他,只是因为自己容貌丑陋,才不敢有这个念头。

她记得她和柳子然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很好。她总是偷了家里的好吃的给子然,而柳子然有什么好吃的也会偷偷给她,虽然是很少。

可有一天,婉儿去后山叫父亲回家吃饭,在路上看到一个黑熊过来,她吓得刚要大喊大叫,忽然想起父亲说过,看到黑熊,装死就能逃过一劫,她只好恐惧的躺在地上,憋住喘息,可吓得浑身颤栗。

那黑熊到她跟前,没有伤害她,而是围着她转了几圈,又走到她跟前,她感觉到那黑熊的呼呼气息扑在脸上。

回家后,她的脸忽的掉了一层皮,原来白皙的的脸变得黝黑,俏丽模样的她慢慢变得丑陋。父亲找了大夫,都说没有见过这种病症,过了好久,模样才不再丑陋,只是一个平庸的女子。

母亲王氏目睹自己原本美貌如花的女儿,忽然变成这样,一股火上来,撒手人寰,死不瞑目。

此后,柳子然再也不和她玩耍了。婉儿变得性子孤僻,但很善良,村里老少都很喜欢她。

如今柳子然忽然答应娶她,让她不敢相信,喜极而泣。过了一段时期,两人成婚,王安兴高采烈的的为他们包办了婚礼。

婚礼上,王安语重心长的嘱咐柳子然善待婉儿!含蓄的告诉他,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可以再娶,只要不抛弃婉儿就好!自己百年后,所有家产非他莫属。

子然感动的跪下发下毒誓:“自己此后若如对婉儿不好,定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前来贺喜的人们都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揣测着柳子然怎会看上婉儿!

完婚过,婉儿勤俭持家,王安了了心事,心无旁贷的打理他的杂货铺。柳子然一心读书,家里和睦,日子殷实。柳子然过得很是惬意,知足。

过了几个月,科举考试!柳子然竟然考中举人!全家人欣喜若狂!王安杀猪宰羊的大办宴席,请来附近的村民庆贺。

几天后,子然走马上任,被派往邻县任县令。因为王安近来身子骨不好,时常患病,甚至卧床不起,子然本想待他们同往,可王安说自己身子骨不好,让婉儿留下来照顾,他只好只身一人前往。

到了那里,由于柳子然善于察言观色,巧言令色,结交不少达官贵人,其中的知府大人很是赏识他,几次在酒桌上含蓄告诉他,想让他做自己的女婿。

柳子然虽然上任不久,却从同僚谈话中得知,知府的女儿如玉美貌如花!琴棋书画皆都样样俱全,心里不由得沾沾自喜。

可想起家乡的婉儿,心里又烦躁不安,长吁短叹,为自己当年的一时贪恋安逸生活,冲动答应亲事而后悔,他一直都没有吐露自己已婚事实。

而自从他离开后,王安身子骨越来越不好!尤其看到柳子然离开后,除了让人送来一些银两,没有半句嘘寒问暖的话语。不由很是失落,为婉儿担心!整日郁郁寡欢。

不久竟病倒在床,几日后离世。弥留之际,他告诉婉儿,自己死后,让她去找子然!她容貌不佳,一定要对子然温柔体贴,凡事都顺从于他,不可反驳一句……话未说完便咽气了。

婉儿悲痛欲绝,哭的昏天昏地。让人给柳子然捎信,告知父亲去世噩耗。可是,不仅没有等到人来,就是一封信都没有。村民们都议论纷纷,只好帮忙婉儿把王安安葬,又都劝婉儿去投奔柳子然。

过了三七,婉儿便带了包袱,独自一人去找柳子然,车马劳顿,翻山涉水,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多少路程。婉儿终于千辛万苦的找到了柳子然。

那柳子然听到禀报,心里一惊,赶紧让她进来。看到她的一身孝衣,故意装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冲南方跪在地上磕头,泪水成河,喃喃自语对不起自己的岳父大人!

婉儿本想怪罪他,父亲临终他都没有尽孝!可看到他的样子,心软了,拿出父亲生前写的书信递给他。

柳子然连忙打开,只见上面叮嘱他,要做个清官!不可贪污受贿!要善待婉儿!允许他再娶!柳子然看了,心里不安。自己近日和那些狐朋狗友把酒言欢!接到王安病危,竟也没有回去,实在是过分了!

他连忙安慰婉儿说:“人死不能复生!不要难过了!以后我们俩好好生活吧!”

望着他真诚的样子,婉儿心里的顾虑消失。她听从子然的安排,跟他来到后院。

柳子然打开一漆黑扇大门,对婉儿说:”夫人在家乡足不出户,如今,我让夫人见识一下此处的美景!”

他情意绵绵的搂着婉儿,婉儿幸福的依偎在他怀里,跟着他进入院子。

只见里面杂草丛生,哪有什么美景,刚要惊奇的询问,忽然被柳子然捂住嘴,拖着她进入一个漆黑阴深的堀室,里面阴风阵阵袭来。婉儿被他捂住嘴巴,眼睛惊恐的望着他。

柳子然把她放在地上,把手松开,忽然扑通一声给婉儿跪下说:“我虽然做了官,却是身不由己!处处被知府管制,还要把他的女儿硬要嫁给我!如若不从,他就会处处为难我!我多年勤奋好学,功名得来不易,祈求你不要公开咱们的夫妻身份!暂时先住在这里委屈一段时日!我会慢慢的解决此事,让你过上好日子!”

婉儿听了此话,顿时惊愕住,百感交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在世已没有亲人,千辛万苦,历尽艰辛的找到子然,却是这样的结果!

可看他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可怜兮兮的样子,心软了。想着为了他的前途,为了他们将来美好的生活!自己受点委屈不算啥,只好抽泣着答应了。

此后,柳子然每天都自己按时来送饭,婉儿每天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堀室里,只有晚上,柳子然才放她出来透透气。

刚开始,堀室里有老鼠和蝙蝠不时出没。婉儿自小在乡下长大,虽然不怕老鼠,可是看到蝙蝠,却吓得浑身颤抖。

她常常坐在角落里,拿着一块石头,眸光惊恐的四下巡视着,在昏暗的烛光映照下,她的脸色苍白!目光惊悚。

可她在心里鼓励自己,熬过去就好了!等到柳子然解决此事,自己就可以和他形影不离的生活了!她这样安慰自己。

一天,子然听从上面,要去外地处理公务。临走前一天晚上,他端着很多吃食和一碗鸡汤来到堀室,告诉婉儿,自己要出去几天处理公务,这些吃食够她吃了。

婉儿听了,求他放自己出去,发誓只是待在屋里不出去,等他回来。

柳子然一番安慰她,说自己这次出去,就是解决逼婚的事情,让她耐心的等待。

婉儿听了,再不言语,听话的喝下鸡汤。看着空空如也的汤碗,柳子然眼里透出一丝狡黠的笑。

柳子然在路上行了三天才到驿站。处理完公务,又在地方县令热情洋溢的接待下,游山逛水,饮酒作乐,等到回家时,已是一月之久。

回到府里,他紧张的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一人手拿烛台悄悄走向堀室,心里想着,自己在婉儿食物里放的少量毒药,不知道有没有起到作用!

他忐忑不安的刚到院子门口,便听到院里梧桐树上传来咯咯,咯咯的诡异笑声。他吓得一哆嗦,手里的烛台差点从手中脱落。他知道这是夜猫子的笑声,这个声音在漆黑寂静的夜里是那么的诡异。

他站住,平稳一下心情,蹑手蹑脚的,走到那扇犹如地狱之门的漆黑大门前,用力推门,吱嘎一声,门在这个静寂的夜里发出刺耳恐怖的声音。他浑身颤栗着,眸光惊恐的一点点进去,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他在硬着头皮往前走。

突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极快从里面飞过来,忽闪着一对庞大的翅膀,极小的眼睛,两只恐怖的獠牙外露,下面还有一排细密尖尖的小牙。吸血鬼!

柳子然吓得魂飞魄散!惊悚望着它袭击过来,赶紧弯腰躲过去,感觉一阵劲风吹过,手里的烛台掉在地上,灯灭了,吱吱!那物发出刺耳的声音。

原来是蝙蝠!柳子然吓得拿出帕子,擦擦脑门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又用哆嗦着的手拿出火石,重新点上蜡烛,继续进去。

他现在害怕的,就是出去都不敢了,硬着头皮进去。穿过长长的走廊,进入里面的房间门前,里面传出让人作呕的臭气熏天味道。

他皱下眉头,忽然站住,犹豫下,掏出身上的钥匙,拿过门上已经上锈的大铁链子,把上面的锁打开。

他打开门,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吓得晕厥。只见角落里,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蜷缩在地上,尸肉腐烂青黑,恶臭熏天。有的地方露出白骨,骷髅头上两个空幽幽的黑洞诡异的望着他。

尸体旁边的盆盆碗碗里的食物全无,只有密密麻麻的不知名的白色硬壳虫子,在里面来来回的爬着,让人不寒而栗。他望着,眸光惊骇!脸色苍白!一阵作呕,身子摇晃着倒下去。

待他醒来,天已大亮,堀室里唯一的窄小窗口透出一丝光亮,他缓缓睁开眼睛,恍如梦境。

忽然起身,看了一眼尸体,挤出两滴眼泪,跪在地上念念有词道:”婉儿!你不要怪我啊!我是身不由己,我刚刚苦尽甘来,我不甘心!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消失!我对不起你!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你,你在那边可别怪罪我!”

说完,咚咚磕了几个响头,便飞快拿来镐头,把尸体埋葬在堀室。埋完尸体,他气喘如牛,衣服都湿透了,坐在地上喘息片刻,又整理好衣服悄悄回到前院。

不久,柳子然便如愿娶了知府千金如玉。洞房花烛夜,柳子然兴奋不已,喝个酩酊大醉。他摇摇晃晃的被婆子搀扶进洞房,婆子便关上门退出去了。

那柳子然忙至前,迫不及待的揭开新娘盖头,果然是倾国倾城的美貌!不由心花怒放,刚要说话。

那新娘转过身去,凤冠霞帔,绣花红袍徐徐脱落,忽然,又徐徐转过身来,面孔竟然是婉儿。她诡异的笑着,忽然又变成恐怖的骷髅头,两个空幽幽的黑洞望着他,张开嘴嘶嚎着,露出青黑色的獠牙!子然毛骨悚然的大叫一声,忽然倒地毙命了。

第二天早上,一直都不知什么原因,昏睡不醒的如玉醒来,目睹柳子然狰狞可怕的死态,吓得魂飞魄散,大叫着跑出去了。

事后,官府找到婉儿的尸体,通知家乡的人来领尸回乡。可是家乡的村民们,都不愿意把柳子然的尸体领回家乡。官府无奈,只好把柳子然的尸体安葬在乱石岗里了。

聊斋故事:柳县令撞鬼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