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人最终都会死,那么努力赚钱、结婚生子有什么用?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8-22 ) 31

你清晨七点准时起床,匆匆忙忙地洗漱、吃早餐、跳上地铁,开始为生活打拼的新的一天,你有一大堆的人要负责,有一整筐的梦想要实现;

你伴着日渐衰老的父母,看着一天天成长的孩子,三餐四季,日月流转。

人最终都会死,那么努力赚钱、结婚生子有什么用?

日子一天天地过,突然有一天传来身边人逝世的消息,或者社会新闻里有很多人又死于了偶然,你发出连连感叹,哀叹世事的无常,深感生命的脆弱,禁不住追问:等终于赚到了大钱,或者获得了显赫声名,或者娶妻生子、终于生活安稳,这一生就算真的有意义了吗?

为什么无论是像蝼蚁一样活着,还是稍微活出了一点人世的体面,人还是无法抵抗这人生的虚无感,到最终什么不都是一场空吗?

1、

周国平曾说,人是唯一能追问自身存在之意义的动物,这是人的伟大之处,也是人的悲壮之处。

如果生活的意义,只放眼在吃喝拉撒睡、拥有更多的财富、更美的女人,更多的孩子这些世俗的追求之上,人反而活得有一种坦然。

但这并不是意义,这只是活着,只是感觉更良好地活着。

人最终都会死,那么努力赚钱、结婚生子有什么用?

人和动物终究不同,每个人无论活在怎样的世俗层面,都会有那么一些困惑的时刻,忍不住去追问除了这些以外,人是否还有一个高于生活的意义,支撑着我们心满意足地活下去。

这个问题通常是不敢想的,也想不出来,因为无论是什么都逃不出我们终将死亡的事实,关于我们自身的一切故事和努力都将归零,这足以抹杀一切的意义。

所以有人甚至说,我已经沦为了彻头彻尾的虚无主义者,已无任何口号可以激励我奋勇争先,无任何美好理想说服我悬梁刺股,因为已明白我们所看重的、赋予其价值的、争破头的东西都是一种虚无。

苏轼在《西江月》里写道:世事大梦一场,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人生如大梦一场,做完了就消失在永恒的时空之中,永远离场。

2、

想到这些,人真的会有点沮丧。

这种让人抑郁、冰凉的虚空感可以压得人的精神垮塌,再无向上的力量。

但最近我听到一个关于“星云之眼”的概念,突然觉得豁然开朗。

什么是“星云之眼”?

就是从星云和银河的角度来看,人类轻渺如烟,根本无足挂齿,四季、阳光、事业、婚姻、情感,都没有任何意义。我们和目所能及的所有生物都微不足道,一切奋斗都显得愚蠢,结局和发展都充满了荒谬。

人最终都会死,那么努力赚钱、结婚生子有什么用?

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就是打开了“星云之眼”,照见了自身存在的虚无感。

毕淑敏在一篇文章里说得好,闭阖“星云之眼”吧,因为那里不是你的位置,那是神的位置。那里很冷,很黑,很荒凉。摒弃那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回到充满生机又复杂多变的人间。僭越是危险的,我们今生为人,是一种福气。

能够在这虚空之中,生而为人,用生机勃勃的力量去给这个冰冷的世界赋予生气,用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去丰富历史的故事,去爱,去体验,去活成理想中的自己,就是我们的使命。

追问意义是可怕的,我们更该把眼光收回到人间烟火,收回到去享受生命本身,感恩这浩瀚宇宙,茫茫时空之中短暂的时光和机缘让我们停留,让我们感受。

3、

傅首尔曾经有句很搞笑又经典的话:不要看破红尘,红尘本来就是破的。

虽然是个段子,但也说出了世事的真相。世界其实一直是这个样子,如何认识只在于你看待的角度,感悟的位置。

既然万物归一,殊途同归,我们只能在红尘之中,选择一种让自己觉得舒服、或者热气腾腾、或者安宁淡然的活法。

人最终都会死,那么努力赚钱、结婚生子有什么用?

前几天我看到薇娅的一段宣传短片,觉得特别打动人心:一个女孩要经历多少批评才能顺利长大?

小时候,妈妈说女孩子嘴巴要甜,叔叔阿姨才会喜欢你;

10岁时,第一次剪短发,他们说女孩子要长发飘飘才好看;

18岁,我去北京打拼,他们说女孩子做老师多稳定;

24岁,他们说女孩忙什么事业,结婚生子才是大事;

30岁,他们叫我别折腾了,我觉得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我见过70岁仍然可以涂口红穿大露背的洋气女性,也见过皮肤黝黑背着行囊徒步远方的姑娘,如果问我女孩什么时候最美?我会说,在不被定义的任何时候!

人最终都会死,那么努力赚钱、结婚生子有什么用?

如果生命本来就在虚无之中,如果每个人的人生只是一段有去无回的旅程,那么到底谁有资格去评判他人的一生是对还是错?谁能定义他人的一生是否值得一过?

地球上几十亿人,只要不违反法律、不伤害他人,每个人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按照自己的心愿规划这一程,就是最好的人生。

闪耀或者平凡、结婚或者不婚、爱或者不爱,都是你的选择,但愿你在生命虚无的大背景下,放下悲观的执着,看透世事的无常,并热气腾腾地活着。

放下对意义的困惑,享受你的生命吧!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