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曾经努力地逃离,如今却再也不属于这里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8-26 ) 27

曾经那么地无奈。

不知道从何时起,多年以来,农村,成了让人看不起的地方;农民、农村人,成了让人看不起的身份,甚至成为一些人嘲笑的对象。

那时间,出生于农村的我们,甚至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常常站在路边的庄稼地里,望着公路上跑过去的那一辆又一辆的小轿车,或者公共汽车,甚至是一辆卡车,望着那里面坐着的人,发出一声仰慕的叹息。

曾经努力地逃离,如今却再也不属于这里

城里的楼有多高?

如果有谁去了一趟县城的百货大楼,回来就可以显摆好一阵子:“那楼可高了,我一口气爬到了最高层!”

“最高有几层?”小伙伴们羡慕地问。

“三层!”

“三层有多高?”

“到树梢那么高!”

接下来,我们就会望着树梢,想象着站在那高高的楼上能看到多么美丽的风景。

曾经努力地逃离,如今却再也不属于这里

借身衣服进城去。

记得在一个冬天,有个小伙伴听说了城里能洗热水澡,他也想开个洋荤,就借了别人的新衣服,借了钱,借了自行车,到城里洗了个澡。

去的时候挺光鲜,回来的时候就垂头丧气了,身上的衣服也不对劲了。

到家没多久,就听见他父亲高声大气地骂他:“娘的,这下子可洗干净了!”

原来,他第一次进公共澡堂没经验,不知道要把衣服锁起来,脱下衣服放在床上就进去洗了。等洗好了出来,怎么着也找不到衣服,最后确认是让别人给穿走了。还是澡堂的大师傅给他找了身旧衣服,才不至于穿着内裤回来。

曾经努力地逃离,如今却再也不属于这里

租个菜园种一种。

去年,有个朋友对我说:“我们一起去郊区的农村租个菜园种一种,怎么样?”

我说:“好呀!”

星期天,我们一起驱车去实地查看:平平整整的土地,用篱笆分成了一格一格的小块,专门租给城里来的人耕种。地头靠路的一侧,还有一间小房子,可以在里面换衣服、放简单的农具。

放眼望去,有很多人在自己承包的地块里忙碌着,种什么菜的都有,到处是赏心悦目的绿色,到处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因为距离太远,我平时又比较忙,就没有租种。

我那个朋友果真租种了一块地,每到星期天,他就兴高采烈地拖家带口前去忙碌。有时候他也送菜给我,很有成就感地对我说:“都是纯绿色食品,你花钱都不容易买得到。”有时候,我也去给他帮帮工,顺便也欣赏一下田园风光的美丽景色。

曾经努力地逃离,如今却再也不属于这里

回不去的农村。

偶然有一天,我脑海里忽然蹦出一个念头:等些年退休了,回老家承包几亩地,过一过田园牧歌的生活不是挺好吗?

我就给老家的亲友打电话,谈到这个想法。

他立刻就告诉我:“门都没有!现在农村的土地都流转了,想承包土地的人很多,谁都是想方设法地才能抢到手。你一个局外人,想插手进来,根本没可能。”

这时候,我想起来多年前,南方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话:在他们那里,你要是想把农村的户口迁到城里去,早上申请,用不到天黑就能给你办成;你要是想把城市的户口迁到农村来,你耐心地等着吧,申请三年五载,都难说能办成。

曾经努力地逃离,如今却再也不属于这里

不由得发出一声长叹。

多年前,为了跳出农村,很多人都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而今想再回去,竟然没有了可能。

我是通过考学离开的农村,那时候,十里八里的乡亲们都非常地羡慕。

记得刚发下通知书没几天,我父亲赶集回来,又高兴又疲惫地说:“一路上都是给我打招呼说话的,都是说你考上大学这回事,说话说得我累的不得了。他们怎么知道的?”

我母亲高兴地说:“你这一趟集赶得可风光了。”

父亲高兴地说:“那是!”

现在,农村的生活的确是越来越好了,尽管那里已经不再属于我们这些跳出了农村的人,但是,每当听到一些关于农村的好消息,还是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记得有一次看到电视上有个领导说:“要让农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由衷地,发自内心地,我高兴万分。

如果在那个分分钟钟都想逃离的年代,如果有人告诉我们:农村人,有一天可以成为令人羡慕的身份;农民,有可能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谁敢相信?!

现在,就要变为可能了,或者在有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现实。

不由得,我发出了一声舒心的长叹。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