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浓浓桂花香 3个月前 ( 08-26 ) 51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山水画的美学体系始于秦,成于汉,盛于魏晋、唐,之后宋元诸家,一直延续至今。不论荆、关、董、巨,还是刘、李、马、夏,从元四家、明四家到清四王,以至到黄宾虹、傅抱石……中国山水画的每一次发展都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的过程,这种创新有的是谨慎探索,有的甚至是“离经叛道”。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近代以来,传统向现代的转型成了国画研究的核心,众多的艺术家无一不是在用自己的艺术实践在阐释着有关这方面的问题。于阳春的这种基于强烈自然感受的“变法”,同时也成为东方山水到西方风景、传统山水向现代绘画的艺术实践探索的自觉。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于阳春在这次“变法”前曾经长期浸淫在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技法和意趣当中,创作了大量的人们喜闻乐见的山水画作品,从这些作品当中,中国绘画用笔的轻、重、疾、徐,用墨的干、湿、浓、淡无不淋漓呈现。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中国的水墨,西方的色彩,大山大水大象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