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聊斋故事:鳏夫与桦树精

浓浓桂花香 3个月前 ( 08-27 ) 69

长白县有个叫王二柱的鳏夫,自小就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长大后,不想再连累乡亲们,便去了村外的山下,自己搭个茅屋住下来,又开了荒地种植庄稼。由于他勤劳能干,虽然没有钱,却也饿不着了,空闲时间还会至山上打柴卖钱。

聊斋故事:鳏夫与桦树精

可即使如此勤劳能干,人品朴实,但仍是没人为他保媒,走在路上即使碰到媒婆,媒婆也不会正眼看他。

因此,时间慢慢过去,转眼间,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老鳏夫,一个人行只单影的很是孤苦伶仃。

因此,每次至山上打柴,他累了的时候,总是坐在山中一棵很大的桦树下休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向那桦树倾述,说到父母时,还会泪流满面。

时间长了,他便习惯了,每日都跟那桦树神叨叨的一通磨叨。

有一天,他打完柴,坐在桦树下,又是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过了会,因身子疲乏竟睡过去了。

待他醒来,天已黑了,他挑起柴,晃晃悠悠的下山。

过了会,忽的听到哭声,他在此地居住,很远没有人家,如今听到哭声很是惊讶,忙寻找那哭声地方。

至前一看惊愕住,竟然是个白发拖地的老妪在山坡上哭泣。

忙至前问道:“请问老人家是何方人士?为何在此伤心哭泣?是有什么伤心事吗?”

那老妪抬头,满面泪痕的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嘤嘤嘤哭起来。

二柱目睹,登时愕然,这哪里是什么老妪!竟然是个长的千娇百媚的女子,很是妖艳,只是让人纳闷的是,她竟然长了一头白发!但依然是魅力无穷。

不由很是喜欢她,忙温和劝道:“姑娘休要怪罪!在下方才没有看清您的容颜!称呼多有得罪!实在是抱歉!不要伤心了!这山上晚上经常有狼虫出没!很是危险,还是让我送你回家吧!”

那女子听罢,却是停住哭声,又抬头一眼二柱,声泪俱下道:“奴家本是外村的人,名华儿,只因母亲离世,父亲另娶,后母时常虐待我,我实在不堪忍受才逃出来,不想再回去,如今,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往哪里?”

说罢,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二柱,含羞低下头。

二柱心里窃喜,看她一眼,犹如女子般羞怯的脸色绯红,低头道:“在下的家就在山下,住处简陋,如果姑娘不嫌弃!可先住下来!”

那女子听罢,很是高兴的答应了,跟着他回到家里。

二柱杀了一只鸡招待华儿,华儿吃的狼吞虎咽的,完全没有了刚才女子该有的矜持!

此后,华儿住下来不走了,自然而然的和二柱结为夫妻,此后,夫妻恩爱,华儿勤俭持家,对二柱体贴入微,很是贤惠。

每到二柱回家,饭桌上总是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而灶坑里却是没有一根柴禾,让二柱很是奇怪。

更让二柱不解的是,华儿每天都要喝很多井水,从不喝热水,且总是喜欢下雨天,但有雷声时,就会战战兢兢的躲在屋子里不出去,紧紧挨着他,很是害怕的样子。

每当如此,二柱总是疼爱的把她拥入怀中,温柔似水的安慰她,觉得女子怕雷声正常。

有一天晚上,天气阴暗的犹如黑天一样,风沙走石,狂风怒吼着撞击着屋门。

不大会,炸雷响起,华儿吓得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目光惊恐万状的躲在床下不出来,让二柱坐在床下保护自己。

二柱早就习惯这样的天气,看到她吓成这样,忙至前好生安慰她。

过了好久,雷声和风声方停,华儿才从床下爬出来,灰头土脸的的很是狼狈不堪。

此后,每到阴天,二柱便不再出去,留下来陪她。

二柱虽然住在离村庄很远的地方,但他有个美貌如花妻子的事情,不知怎么被人知道了。

有好心村民前来观看,果然是人间少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不由得都惊为神仙。

如此,男人们很是嫉妒,觉得又穷又木讷的木头疙瘩的二柱,竟然有福气娶得这么个美貌妻子!真是傻人有傻福!

而女人们则嫉妒华儿美如天人的容颜。一时间,原来平静的小山村,此时泛起涟漪,人们都议论纷纷,酸酸的话语不绝。

人们常常前来观看华儿,而二柱,也会经常被人们逮住,询问这个妻子是何方人士?是谁保媒等等好奇话题。

二柱是个老实人,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道出。

人们听罢都不相信,到此地几个村庄,都不曾见过如此这般美貌的女子!走街窜户的货郎李六,更是确实从未见过此女子!

有女人挖苦道:“她长的实在是美的异于常人!怕是妖精所变吧!”

说罢,引来大家的哄笑,在那一瞬间,人们似乎找到了心里的安慰,都指着二柱大笑不止。

二柱有点恼火,但没有理会他们,默默的回去。至家中,横竖看妻子华儿像个妖怪!心里有点烦闷。

聊斋故事:鳏夫与桦树精

有一天,二柱至集市卖柴,旁边走过一个道士,站住,目光犀利的打量二柱一番。

忽然停下道:“这位后生!最近可遇到什么事情?”二柱懵懵看着他摇摇头。

那道士口气很是肯定道:“我多年降妖捉怪,不会看错!你的身上有妖气!不如我跟你去家里看看如何?”

那二柱想着人们的话,木讷的点点头答应了。走了一个多时辰,二柱和道士方到家。

打开门,那华儿目睹那道士,登时吓得花容失色,刚要逃跑。

那道士喝道:“妖孽!哪里跑!”便拿出降妖宝剑和符咒至前,挡住去路。

那华儿顿时暴怒,忽然暗暗运用功力,瞬间,屋里白雾弥漫,接着,白雾里伸出无数个犹如藤萝般的树干,以迅雷不及掩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绕住那道士。

那道士大惊道:“果然道行高!”拼力挣脱出来,一只手拿宝剑看砍向那些树干,又极快把咒符贴在树干上。

哪华儿登时大惊,看着傻愣愣看着这一切的二柱哀嚎道:“相公快来救我!把他的咒符揭下来!”

二柱目睹她痛苦万分的样子,很是不忍,刚要过去。

那道士怒喝道:“不要管她!她就是个妖精!会害你性命的!”

二柱听罢,只好不知所措的杵在那里,那华儿望着他,悲愤道:“你们人类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现在看来,似属笑谈!”

说罢,凄然一笑,忽然竭尽全力,大吼一声,刹时,茅屋轰然倒塌。

待二柱从里面爬出来,竟然没有了那华儿的踪影。

而那道士也慢慢起来,灰头土脸的遗憾叹道:“这妖孽果然厉害!竟让她跑了!”

说罢,递给二柱几道符咒说:“那妖孽定不会甘心!还会前来的,你把这些符咒贴在门上,量她不敢进来!明天你再弄些黑狗血,淋在门上,再留下黑狗血,看到她就把狗血泼在她身上,她就会现原形的!”说罢,叹息着离开了。

二柱呆呆看着他离开,犹如做了一场梦一样,傻愣愣的呆坐好久,怕妖精再来,便把符咒贴在门上。

晚上,心里五味杂陈,正在胡思乱想,外面忽然妖风阵阵,华儿在门外骂道:“你这个呆傻,好坏不分的呆人!我虽是千年桦树精!目睹你独自一人孤苦伶仃的!总是有苦向我倾述!我可怜你,方变成女子,做了你的妻子照顾你!如此待你!怎会害你?你听信人们和道士的谗言!竟然也要害我!如此,你我缘分尽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妖风呼啸着离去了,夜晚又恢复了平静。

二柱忽然如梦方醒,腾的起身出去,推开那扇自己新做的,厚厚的很是牢固的木门,探出身子,大声呼唤着华儿,可是寂静的夜里,只有他无奈带着悔恨的颤音回音,他痛苦的瘫坐在地上。

此后,他又依然每天打柴时,至那棵很大的桦树下歇气,依然向桦树倾述,只不过,木讷的他,话题都是他思念华儿的深情话语,每一天都期盼奇迹出现,华儿出现在他的面前。

可是,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天又一天,直到他变成一个老态龙钟,弯腰驼背的老者,华儿依然没有出现。

聊斋故事:鳏夫与桦树精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