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我放弃之托辞,而非人生之固然

浓浓桂花香 2个月前 ( 03-04 ) 77

中华传统文化,流传下来很多文化瑰宝,成语就是其一。每个成语都是特定文化体系中提纲挈领之论说,富有价值观和方法论的涵义。

汉语成语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具有特定的意义,不可泛化为人性的难以改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我放弃之托辞,而非人生之固然

成语“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出自明代冯梦龙的《醒世恒言》第三十五卷:“常言道得好,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禀性”,是本有的禀赋之性,又为本性。

从人生价值观上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于揭示人的习性、个性一旦成型,就会固化为堡垒,很难加以改变。但正因其难,方有脱胎换骨、重塑自性的人生价值体验。

从人生方法论上言,基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认知,我们就要注重平时良好习惯的养成,培植健康的乐趣和志趣。对不良习性,则要防微杜渐,以免习以成性难以改变。

“本性难移”的“本性”,在《孟子》的语境中实是习性或习惯性的性情、趣向和爱好;在《荀子》的语境中就是生即为小人的情欲本能之趣向。

二者之论说,虽对人之本性的内涵界定有所不同,但对改变和重塑人性皆抱有乐观和必可的信念。

在解说《荀子》的性恶上,宋儒将之视为气质之性,认为人生来就有清浊之不齐的禀赋,而智愚贤否由此而形成。

后来学者又将人的本性改称为质美质恶之说,认为质美者,习于善易,习于恶难;质恶者,习于恶易,习于善难。

人的上智与下愚,作为气质美恶之极,就为有必不肯习于善,必不肯习于恶的倾向和习性。自此以后,本性或禀性的难改和难移说,便大行其道,成为放弃自我革命、自我改造责任的托辞。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我放弃之托辞,而非人生之固然

习性难改,是自暴自弃的推脱,为做人上的不负责任

人之本性,在《孟子》的思想中是“性善”,而“性善”观的核心意旨就是“人皆可为尧舜”。圣人与我同类,则本性、本心相同,自我完善、充实乃人性之可能。

圣人与常人相较,不仅在情欲上相同,更在理义之本心上相同。二者的区别,不过是“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告子上》)。我们与圣人同类,就可以藉由“先得”修为,在“居仁由义、扩充推恩中达致圣人境界。

人的本性虽为善,然非是自在、无所为就能成其善,而要藉由“求其放心”的思求和操持工夫,扩充本心而推恩,“达之天下”。人人皆有良知良能,放弃之就是自贼之行为。

在《孟子》看来,“富岁子弟多赖,凶岁子弟多暴”,正在于揭示人的习性。人的不良习性和喜好,皆因陷溺其心使然,也即是不能发挥主体作用,不愿承担养性存心的责任使然。

对于每一人来说,既然是“非天之降才尔殊”,则“陷溺其心”或有了不良习性喜好,就是人事之不齐的结果,或者说是自暴自弃的不良后果。

人当以仁为安宅,义为正路,做一个大丈夫。那种认为习性难改还不如“江山易改”的托辞,非是推脱求诸己而有为操存的担当,就是推诿自我改造的责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我放弃之托辞,而非人生之固然

禀性难移,是放任自流的说辞,为化性上的不能担当

人之本性,在《荀子》的思想中就是“性恶”,而“性恶”观的核心意旨就是“人之生固小人”(《荣辱》)。圣人与我同类,不过是善于化性起伪、重塑自己而已。

本性之恶,体现在人之情性的趣向上,就是“目好色,耳好听,口好味,心好利,骨体肤理好愉佚”(《性恶》)。若是从人性、顺人情,则必犯文乱理、攫取争夺而归于暴。

人之本性,是“生而有好利”,放任之则是“争夺生而辞让亡”;“生而有疾恶”,放任之则是“残贼生而忠信亡”;“生而有耳目之欲,好声色”,放任之则是“淫乱生而礼义文理亡”。基于此恶,就要藉由化性起伪而加以改变、重塑。

人虽是生而本性趣恶,然非不可以改变,也非难以改变。此从“涂之人可以为禹”上就可验证。凡人皆有知仁义法正之质,具仁义法正之能,只要肯为则皆可能重塑自性。

人对本性的改造和重塑,要发挥心“化性起伪”的主体作用。只要“专心一志,思索孰察,加日县久,积善而不息”,就能通于神明。非但可以重塑为君子,而且可以达致圣人。

对于《荀子》来说,人之本性虽恶,但可以改变,非是“难移”。若是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为托辞,放弃“化性起伪”的改造能为,也就放弃了脱离小人之徒的权利。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我放弃之托辞,而非人生之固然

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要勇于承担责任重新做人

不论是习性恶,还是本性恶,都可以藉由修为工夫而加以改变,而非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种认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者,必然放弃尽人事的担当,推脱做人的责任,丧失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的勇气。

个性难改,性格难变,非是“本性难移”,而多是不能反思、自省而浑然不觉的结果。启动主体意识,发挥思考作用,完全可以对自己做一个重新的审视和抉择,进行循序渐进的改变,久久为功必然有所成效。

秉性难移,积习难改,非缘于“禀性难移”,而根源于思维的固化、习惯的固守和喜好的固执。若能通过博学于文,提高自我认知、省察的能力,就完全可以认清利弊,权衡利害,痛下决心,加以自我改造。

我行我素,依然故我,非是秉性难改,而是不敢担当、缺乏勇气的懦弱体现。克己复礼为仁,自胜者强。不能克制、战胜自我,岂能战胜人生之路上的重重困难和挑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我放弃之托辞,而非人生之固然

有志者,要想人生有所成就,就再不要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托辞,而要鼓足勇气,从改变、改造自己做起。

性格变得开朗了,爱心能够仁厚了,善于反思自省了,主动考虑别人的感受了,就能以新颜换旧颜,迎接自己人生和事业上的“别开天地”。

有志者,要想人生出彩绚丽,就要冲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思维桎梏,重新树立“一切皆可能”的价值观。

善于主动自我改变,拿出“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魄力,敢于刀口向内自我解剖,在理论武装、思想洗礼和作风整改中重塑自我,就能重整行装再出发。

中华文明五千年,历经沧桑而绵延不绝,已充分证明中华传统文化的顽强生命力,和迎接各种挑战的开拓能力。这一文化内涵,既本自“学·思·观”的探求真理而来,又呈现着“学·思·观”的理性自觉和开放思维。让我们齐心协力地一道投入“文化自信”的时代洪流之中,为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冷静的思考,清醒的应对,果敢的斗争,无愧的付出。坚信“文化自信”,践行“文化自信”,中华民族一定能够实现伟大复兴。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