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站在时光的长廊上,看那季节的风,吹过蒹葭苍苍,涟漪了前世今生的恋。

看那流年的雪,穿过唐风宋月,落在遑遑岁月的背影里。

看那红尘里的风月情仇,散作浮云花事。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朗读者》:世间一切,都是遇见,就像冷遇见暖,就有了雨,春遇到冬,有了岁月;天遇见地,有了永恒;人遇见了人,有了生命。

春光陌上,桃花树下,春风十里,盈盈的风致里,是刹那惊鸿的心动。

月移花影,风动霓裳,长夜未央,瘦笔遇上淡墨,是一壶月光的欢喜。

烟雨旧窗,山温水软,风解花语,浮生遇上流年,是半纸光阴的清浅。

水流花开,清露未晞,幽行为迟,行歌遇上岁月,是一场年华的空老。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笔走纸端,泼墨欢喜,一笺新词,韵生烟,西风凉,丹青冷,浮生写,墨染的流年,风起点点愁如烟。

风动花香,薰染时光,一纸风月,寻芳顾,云轻瘦,夜微凉,情初浅,春庭月未落,闲愁淡淡落眉梢。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流年一梦,遍地春远,墨色的清浅里,是远山的黛眉轻蹙,是红尘的初妆淡描,是半城烟沙的苍凉。

一溪云,清风浅眠芳草,残照铺洒孤枕,薄妆浅黛,晚笛横吹,惊起回头,芳心千重欲语羞。

一帘梦,乱云不收飘零,疏影落落黄昏迷,倚轩窗,谁家横笛凤求凰,卧西厢,谁待闺中绣鸳鸯。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最好的遇见,不是恰逢花开,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而你,恰是我喜欢的样子。

最好的遇见,该是你踏冰雪而来,抖落一身芳华,身后是万点春情,笑点亮四面风,细雨点洒在花前。

最好的遇见,有过时间的蛰伏,有过岁月的等待,有过风霜的浸袭,有世味的迷惘,有过水光浮动的期待,有过花枝招展的娉婷。

是谁撑一把油纸伞,穿过多情的雨季,踏过时光的水岸,投身长长的雨巷,寻觅一场跌落红尘的旧梦?

是谁乘一叶扁舟,划破微凉的月色,荡开如水的霜天,在匆匆流逝的华年里,打捞一段辜负的流年。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灵魂染香,是一生不绝的诗意;红尘相遇,是岁月难酬的期许。

喜欢在十里湖光里载酒,喜欢在黄昏疏雨里怀旧,喜欢在三寸光阴里相望,仿佛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好像心花盛开在眉间。

淡云来往,时光相倾,犹如依偎在恋人的臂弯,满世界都是岁月静好,满心的欢喜旖旎成了绚丽的春天。

总有一场遇见,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最好的遇见,是一缕清风,在月色花影里迷了路,是一只蝴蝶,途径一丛篱笆安了家;是流水入双耳抚琴,是月色来窗前挂帘。

是空山松子落,遇到幽人应未眠。是雁引愁心去,有山衔好月来。

总有一场遇见,倦了归期,醉了流年,唯美了整个曾经

总有一场遇见,是阳春三月的一抹新绿,暖了流年,醉了人间。是幽幽六月的水殿风来,夜微凉,月花羞。

是一场落叶静美,眉初收,相思秋;是疏影横斜的清浅,暗香透,人空瘦。

余生,以浅浅的心境,过淡淡的日子,等待一场明如春风的相遇,期待一场静若秋水的相守。

赞(0
宝贝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