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浓浓桂花香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浓浓桂花香 5个月前 ( 04-30 ) 17

“回忆里想起模糊的小时候,云朵漂浮在蓝蓝的天空……”

童年时,天空是蔚蓝的,溪水是清澈的;夏有蝉鸣阵阵,秋有凉风落叶……那时的春节能放鞭炮烟花,手中每颗糖果都是如此的珍贵……

那时小卖部的零食很稀罕,但漫山遍野的野果野莓却是如此的垂手可得。那时常见的“野味”呀,现在有些却已经想不起名字了。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野草莓(蓬蘽)

与这种果子相似的野莓很多,名字也叫法不一,但多数人都把它统称为“野草莓”,但正确的名字叫“蓬蘽”。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果实成熟期约在每年的春末夏初之时,果树有很多刺,如果没有手套的话会很容易被“受伤”的。但小时候才不那么讲究,刺算什么,每次发现野草莓都有办法把它摘得干干净净。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野樱桃

原来这种果子叫野樱桃,童年时可不这样称号的,但已经记不清它的名字了,抑或是,其实自己从来都不知道它叫什么?

野樱桃的味道其实也不太像樱桃,它没有樱桃那种像中药一样的独特味儿,但口感还是挺相似的,而且甜味也很足。不像大多数的野果子那样总是酸多于甜,这种……野樱桃是妥妥的清甜爽口的。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杈耙果

可可爱爱的有没有?居然自觉地长成了心形的形状,试问全世界有几种野果子能做得到?

在网上看到它的图片,喜欢得不要不要的,搜好一会才知道这种果子的名字。不过,原来这种果子是很稀有的,在我国也只有在豫西秦岭余脉、海拔1000米左右才有零星分布。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龙葵

小汐是在度娘上才知道龙葵原来是可以吃的,超级惊讶~不止小时候,现在在老家的路边偶尔还能看到。但是,龙葵那么多籽还不甜,到底哪里值得吃了?即使是在童年时那个常抓蟛蜞的烤来吃的年代里,对它还是一脸嫌弃。所以,在咱们的认知中,龙葵是用来玩的。

摘新鲜的龙葵把它捣碎,加清水调成紫色,还有一种是红色的,全是玩过家家的好材料。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野捻子

野捻子小汐小时候见得最多,但是因为长辈们都说吃多了对肠胃不好,所以都不会多吃。比起野莓来说,它的样子不太引人注目,尽管它有浪漫的紫色,但论颜值还不算吸引。但是足够成熟的野失捻却是蛮甜蛮好吃的。所以,尽管垂手可得却又常常视而不见。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现在,野捻子已经从零食的领域里淡出人们的注意力,现在的捻子都是用来泡酒用的。小汐一直好奇,为什么在咱们国家的养生观念从古至今都是万物皆可泡酒的?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桑葚

桑葚是少有的能登上水果店大雅之堂的“野果子”。现在在水果超市经常都到找到桑葚,售格居然高达20元每斤哦!每当看到它让人“死心”价格,小汐就忍不住话想当年……想当年呀~咱们对桑葚可真的不稀罕,可能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吧,总觉得这些量多又随处可见的果子,比起不常有的野草莓总是差一点点。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或者人都有种等到了失去才懂得珍惜的基因,现在每每在网上看到这些野果子,或多或少都会想怀念那些年。食物有时就像一个退了色的相片,让人每次见到它就想起自己的年少时。

今天分享的“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到这里。这些野果子大家都见过吗?哪款是你至今最难忘的?

童年时垂手可得的“野果子”,现在有些竟都记不起名字了

赞(0
分享
宝贝回家